×
淘星聞

結婚真的好嗎?

兩年前剛到日本唸書時,每個禮拜最期待的就是高橋先生的課程。上他的課從不需要帶課本,並且課程的主題全權交由學生來自訂,葷素不忌,毫無限制。每次上課時,學生們必須針對不同的主題全程用日文來進行討論,高橋先生也會適時地丟出一些問題,要求學生們進行更深層的思考。

這個課程最有趣的地方是,由於班上的同學來自各個國家,巴黎、倫敦、西班牙、加拿大、義大利、紐約、台灣、韓國,簡直像是八國聯軍大兵,並且男女人數均等,文化加上性別的雙重差異,無論是任何主題,往往最後都會變成大學辯論社的團辦活動。你來我往、唇槍舌戰,好不過癮,在不知不覺中每個人的日文如飛箭般地進步神速。

印象最深的一堂課,討論的主題為「結婚」。

當時我非常意外,我竟然是班唯一數主張不婚的人。這年頭,大家不是都不想結婚嗎??在台灣翻開雜誌、爬上網路,有太多的文字和思想在表態,婚姻制度在這個時代是多麼不合時宜。男人擔心連自己都養不起了,結婚後怎麼養家,何況還要買鑽戒、買房。人稱剩女或敗犬的女人們,開始紛紛地反嗆,美魔女將是未來趨勢性的表率。不婚主義的人開始高喊:不想結婚不可以嗎?!

我也不例外,背起了行囊朝北國出發,說什麼嫁人之前我都要先完成自己的夢想。

當時在課堂上,我為了宣導不婚的理念,鏗鏘有力地表態:「我爸媽離婚,我好友的爸媽也離婚,我的好友甚至正在辦離婚。台灣每一天就有將近九十對夫妻在離婚,結婚漸漸地失去了必要性。現今社會的道德觀微勢,一諾千金的時代過去了,既然結婚了還會離婚,何必結呢?有多少沒有離婚的婚姻,幾乎都是為了小孩在隱忍對方。兩個人如果相愛的話,根本就不差這一張紙來證明。再說,結婚典禮和婚紗那種東西根本沒有意義,結婚是一輩子,又不是一天的派對而已,何必勞師動眾,毫無任何意義!」我使出所有大腦資料庫的日文單字,盡其所能地表達我對婚姻的看法。

話才說完,立刻引起了激戰。

來自加拿大日文研究所的傑森,用一口輪轉到不行的日文反駁我說:「我不認為結婚僅僅是一張紙而已,結婚典禮也不單單是一場派對。婚姻是兩個人的愛情昇華後的另一種形式,使激情轉變成為更深刻的親情,更緊密的人際關係,同時也是情感延續的方式。」

一堆同學在旁邊點頭如島蒜地附合著,他看好時機立刻趁勝追擊:「你知道情侶和夫妻哪裡不同嗎?夫妻是經過婚禮的儀式,在眾人的祝福之下,認定彼此是生命裡最特別的人。愛情若少了這樣的儀式和承諾,心無法感到安定和踏實。根據心理學的研究,人必須處在安定和安穩的狀態,內心才會感到幸福。因此婚禮是一個很重要很神聖的儀式,可以很簡樸、也可以很奢華,不見得一定要搞到像派對,是因為你們亞洲人很在意面子那一套吧。」

傑森直直盯著我的眼睛,最後補了一段:「女孩,你如果因為了解自己,知道自己不適合婚姻而決定不婚,我沒有意見。但不能絕對不能因為別人的婚姻失敗了而排斥婚姻,你只是單純地在害怕而已,但他們是他們,你是你,我認為這是兩碼子的事情。」

這些話彷彿敲在我的腦門上,頓時我傻了好幾秒,接著想起什麼似的,沿著腦海裡的回憶:「你說的很對,我雖然沒有經歷過婚姻,但是我談過許多場戀愛。而且每次都希望和對方結婚,但最後都是分手收場。我發現問題可能出在我身上,可能是我不適合結婚,我沒有這種天分,我甚至不知道我能不能一輩子信守承諾。」

「你錯了,你不是沒有天分!你只是不知道你自己需要什麼而已!」來自義大利的M小姐也加入了對話。「很明顯地,你和每個交往過的人都有過結婚的念頭,那就代表你一點都不了解自己,也不了解自己需要什麼樣的婚姻和伴侶。並不是每個談戀愛的對象都適合走入婚姻的,如果不能意識到這一點,當然很容易離婚啊!」

講到這裡我幾乎完全無法反駁,坦白說,找老公需要什麼,不就是那幾個條件嗎?還不就是能夠提供精神和物質上的雙重安全感。

我眼神望向坐在我旁邊,同樣也是來自台灣目前定居在倫敦的C小姐,示意要她幫我這位勢單力薄的同鄉說點什麼,但她的表情顯得不太自然。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因為我的狀況和大家有點不同。有….有..有點難以啟齒,其實我..我…離過一次婚。」這番自白引起了班上一陣騷動。

C小姐深呼吸了一口氣之後繼續說:「我從小就被家人送去學習鋼琴、學英語,求學過程非常順遂,大學也幸運地考上了師範大學。畢業後我就在家附近開了學藝安親班,也賺了不少錢,經常和朋友出國旅行,夢想未來出國留學體驗人生。但不久之後認識了前夫,他自己開公司,是個小老闆,非常有為的男人。交往兩年後我們決定結婚,但不到一年後,前夫獨居在南部的母親患了重病,久臥在床,前夫決定搬到南部去照顧母親。中國人說,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我儘管知道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但我還是跟著去了。過了三年看護般的生活,一想到接下來的人生就只能這樣渡過,我..最…最後…實在受不了了。」

「但我的前夫他真得很好,他沒有錯,錯在我無法成為一個好媳婦而已。」講完她輕輕嘆了一口氣。

「你後悔嗎?」高橋老師問她。

「不,我不後悔,如果重來一次的話,儘管知道這樣的結果,我仍然願意當他的老婆。我們有過許多美好的回憶,也是我人生很重要的階段,讓我明白原來我不是奉獻型的伴侶,我在婚姻裡需要許多空間和自由。最後我想說,我並不認為離婚是件丟臉的事情,畢竟每個人的人生都會有選擇錯誤的時候,選擇伴侶也一樣,沒有人是天生的婚姻達人,能夠從錯誤的經驗裡學到經驗,認識自己,才有可能越來越接近真正的幸福,所有離過一次婚的人,都是值得被原諒的。」

課堂的尾聲高橋先生做了總結 :「還沒踏入婚姻的人,是沒有資格說害怕離婚的。因為這些人連婚姻是怎麼一回事都沒搞清楚,更別提什麼離婚好可怕。無論結婚和離婚都是人生的一種歷練,都是養分,都是過程,我們都應該正面看待。」

經過了那堂課之後,我花了很長的一段時間,思索我在過去每一段關係裡的轉變。

的確,人隨著年紀的增長,經驗的累積,反而變得更膽小,更懂得計算得失。

尤其在愛情裡,總是希望能夠得到對方的全部,但又不願犧牲自己既有的一切。每當激情過去之後恢復理智,面臨到如何將愛進行到底的情況時,便不由自主地拿出一堆丈量的工具,開始評量眼前的情人,是不是能夠成為理想的丈夫。

但世上有許多事情,不試怎麼會知道呢?

真正的幸福,無法利用計算和秤量的方式來得到,必須要仔細聆聽自己的內心。倘若在對方的身邊,總是能夠感到安心、自在、愉快,總是會希望能夠為對方多付出一點,總是覺得被溫柔的對待,那就是真正的幸福。

人說婚姻就像是一個賭注,但人生所有的決定何嘗不是如此,只不過這場婚姻的賭局,輸了頂多也就是行李收收、拍拍屁股,簽字離婚而已。反觀倫敦的C小姐,雖然有過一次婚姻的經驗,但如今在異國的社交圈可是搶手的亞洲之花,並且今年夏天預計和現任男友梅開二度。她在課堂上和大家分享的經驗,雖然稱不上世俗所謂的成功案例,但的確是她親歷親為所得到的寶貴經驗和智慧,人生裡重要的記憶。

無論任何國籍和性別,凡是走進了愛情的戰場裡、婚姻的殿堂前,唯有放下武裝、全力衝鋒陷陣,才能得到看見不同的幸福景色。這世上有許多事情,不試怎麼會知道呢?

艾莉絲粉絲專頁

艾莉絲部落格

本文出自 重建報

Tags : 專題報導
艾莉絲
歷經了Channel【V 】VJ、綜藝節目主持人、女鞋品牌總監、作家...等各種身分, 如今旅居在東京,在日本成立了時尚設計品牌Qtown。認真地體驗生活和冒險挑戰, 持續地寫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