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時間會給答案

雖然早就有準備是這樣的結果

但知道了法律暫時無法保護我

心情還是有點失落

一年多前蘋果日報斗大的標題說 我向前妻催債限她十天還錢

跟事實完全相反 我覺得欺人太甚,提起告訴

判決出來了 敗訴了

事情很簡單 她在短期內需要大筆現金

我幫他向朋友張羅 說好歸還的日期是一個月

另外一大筆 我去貸款借她

他在兩個月後還了朋友的

我的部分 她說她有錢再還….

心想能幫上點忙 也就這麼定了

這每一筆錢都有憑有據有日期

不是記者杜撰聽說假設就可以抹煞掉的

就這麼簡單,邏輯也很清楚….

真的不難理解

難理解的是 這位寫的記者在想什麼

常聽媒體待久的老大哥們感嘆

台灣現在新聞自由過頭 心中那把尺歪了

他們說怎麼有些人 看別人失敗比自己成功還快樂

我明白 也贊成 可是我比較樂觀

個人覺得 媒體太多 雖然 出名的人要付出的代價大

但是絕大部分的人 會在一個又一個的集體評論中

找到比較符合最大公約數的利益或出口

我的案子也許就是一個

報社希望可以藉由修理消遣看似優勢的我

讓其它在婚姻裡弱勢女性得到平復

這遊戲規則…我懂

但我不認同 這過程必須犧牲真理

求證是記者的天職

怎能用一個莫名爆料就來詆毀別人?

或要求一個正常的人來演出跳樑小丑的戲碼?

在提告初期

報社記者問我可否不要訴訟(他再三強調是他個人意願)

我說可以 請妳們道歉

他說道歉比較難 寫一篇我的專訪補我如何?

很驚訝他會說出這樣的話

這位記者認識很久…

怎麼會異想天開到我會答應用一篇報導來平衡

是要訪問我自誇多麼疼小孩 愛家人?

還是要我火力全開的反擊?

這個動作多少說明了他或他們的作新聞心態

驚訝中帶著些許難過

難過十多年交情 怎會認為我能接受他們換個形式的羞辱?

難過在那樣的環境裡 熱血的老友的價值觀也變了

是的 我離婚了 我沒有能力繼續這段神聖的關係

我明白這是個不斷要被提醒的挫敗

我接受 各種方向的猜測

只是我也想提醒動筆的人…

沒有人結婚是為了離婚,不管你是幕前還是台下的人

既然會離婚必定有很多的無奈 很多的怨懟

若記者有心挑起 勢必會造成另一邊的困擾

至少我能盡力的 是讓蜚短流長到我為止

當我們接受比一般人多的祝福

搞砸了 就註定要承受比一般人多的責難

這個道理 我懂得夠多

五年了

寫過的記者也許都忘了

每個曲解我的字 一撇一畫都割的我記憶猶新

其實我跟每一個試圖報導負面的記者幾乎都說過

她就是小孩的媽媽 她好 小孩就好

有口難言時 我就想著兒子會怎麼期許這個老爸

我想他會說 爸爸 你就忍耐點吧

我愛媽媽 請你也愛她 如同我愛你….

想到他可愛的臉 很多無奈頓時都甘願了…

我的意思是

能不能試著相信 還是有些作下這痛苦決定的人

希望這個破碎緣分不要這麼狼狽

別把每對失婚的戀人

都擅自給他們一個可笑的新角色

然後照著你們給的腳本跳著醜陋的舞…

這世界…應該不全是看笑話的人

我總是相信 時間會有答案

我這個被寫得亂七八糟的前夫

在這段日子 一千八百多天…時間有證明任何事嗎?

我不曉得….

再兩小時就可以見到鐵弟了

我們的協議 一周有一天可以吃晚餐 周日有12小時(不能過夜)

若我對他媽媽有任何的怨言 就是她無法多給我父子相聚的時刻

但我等……..就像我說的

時間總是會給答案…

今天蘋果日報的發言人說 他們寫出這樣的報導是為了追蹤我對小孩的照顧….

我不確定他有沒有小孩 我也不知道他怎麼去教育小孩

什麼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

但我想說的是

六歲的小孩最不需要的就是錢

他需要的是父母親的陪伴和愛…

何況給鐵弟的錢絕對足夠…

我會上訴….

鐵弟今年夏天要上小學了

即便勝訴機率不大,但為了證明他老爸不是壞蛋

值得一試 百試 千試…

本文出自 詹仁雄 愛‧旅行

Tags : 離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