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Lady Gaga教我的英文單字

上週看了幾場表演,有的溫馨有的熱鬧,對一個腳傷未癒的半百男人來說,在人潮中只剩一個念頭,只求大家千萬別踩到我的腳。

相信不少讀者跟我一樣看了賣座強片「復仇者聯盟」。能集合鋼鐵人、美國隊長、浩克等六大咖在兩個多小時之內演出,觀眾真的不會太計較前情如何、眾英雄們明明身處不同時代,怎能交錯等疑點,總之熱熱鬧鬧、大家湊合湊合,為了衝高票房,誰都可以冷凍再復活,反正主角本來就是漫畫人物。

走出電影院時忽然想起「教父」以及那個年代的電影。現在電影重特效,演員們在綠幕前演三個月,後製時間遠遠超過拍片時間好幾倍,卻拍不出像「教父」這樣有主題曲、有時代背景、有故事、有人性的作品,更重要的是看完近四十年猶有餘味。大家都說時代進步了,電影科技提升了,但這賞味期限,怎麼越來越短?

上周最感動的表演是鄧志鴻在河岸留言的單人秀。這天下著毛毛雨,小小的場地裡一百多位觀眾,很親近、很溫暖。他模仿、表演腹語,精彩動人,在小小空間將一生絕學發揮到極致,真有味道。

晚上,鄧志鴻簡訊我,謝謝一路相伴,我回 「小小舞台,上百知音,觀眾少了,知己卻多了」。

民國81年鄧志鴻在「歡樂急轉彎」的記者會單元模仿了俞國華、阿扁、達賴喇嘛還有帶著客家腔的央行總裁謝森中等人,轟動一時,是模仿界的祖師爺。只是後來當大家都開始模仿,他卻選擇去加拿大學腹語,一去十多年。

我曾建議志鴻考慮考慮,因為腹語表演只適合小的表演場地,電視沒法呈現出腹語術的藝術之美,但他決心要去,至今無悔。

模仿秀是台灣觀眾一直很喜愛的演出形式,許多諧星自模仿起家。最近「模王大道」出了一批年輕表演者,他們都是從小看著澎恰恰、胡瓜、小邰、納豆表演長大的電視兒童,建議這些年輕人要多關心社會議題,多與社會互動,未來路才廣。

同時間在台北舉行的Lady Gaga演唱會則是與鄧志鴻表演迥異的另一種氣氛,我也去了,只是其他觀眾都衝得飛快,我則慢慢走。

票很貴、與舞台距離很遠、滿場螢光棒飛舞,一窩瘋狂的小怪獸,對我來說熟歌不多,唯一學會發音標準又清晰的英文字眼就是「Fxck」。

卡卡說了段很有意思的話,她說進入演藝圈,就要確保觀眾絕對不會看到她沒穿高跟鞋。這是她敬業的表現。

當然,好的表演與有沒穿高跟鞋、有沒有螢光棒、空間大不大、觀眾多不多都無關。觀眾可以在台北看到閃亮的Lady Gaga,也能看到沒有螢光棒的鄧志鴻,隔兩天,馬英九就職總統,禮炮、雞蛋齊飛,代表台北這個城市,真的越來越豐富了!

本文出自今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