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ㄐㄧㄢ視

ㄐㄧㄢ視

作詞:陳珊妮

作曲:陳珊妮

你看我的眼神 到底是什麼顏色

你熱愛我的身體 卻不能更靠近

我為胸罩喘氣 他為女人窒息

你為誰而流汗 全由不得自己

我被狠狠的撥開 流的血沒有自由的色彩

你做你愛做的事 用你的眼袋

在你的眼裡看來 我只有黑白那麼簡單

頭大到被你看穿 身體小的跑不快

全憑你的喜愛




—————————————————————————————–

毫無疑問,女人的身體是造物者美麗的恩賜之一。

聖經故事說上帝拿了亞當的肋骨而造出了夏娃,如果不是上帝的技巧變得純熟了,要不就是亞當根本只是拿來練習的試驗品。但自從那顆代表著慾望的蘋果被咬下第一口開始,一切就變了調走了樣。只要是和身體相關的一切東西,女人都像是原罪般地背負著自己和他人的慾望存在。

女人們為了美麗從馬甲束腹甚至是繃着鋼圈的胸罩,像是鋼鐵人或塞滿着行囊的聖誕老公公,只是為了讓身體的曲線符合他人所謂的「美麗」。那些所謂的「美麗」是種輿論的強迫接收,在妳對自己的身體還沒有足夠信心的時候,那些人告訴你你該穿什麼、戴什麼、抹什麼、塗什麼,甚至是不能吃什麼。於是你滿足了自己,滿足了這個世界的期待,滿足了恭維的欣賞,卻同時也吸引了那些因為慾望的蘋果作祟而貪婪不軌的眼光。

他看著你,用毫無掩飾地獸性眼神看著你。沒有一點保留,也不會對你客氣。彷彿光是那個眼神就可以褪去你所有的衣物,綁住你的手腳,任其毫無道德的性本能在你身體上張牙舞爪。即使只是走在路上擦肩而過的那數秒,即使你們眼神只是一閃而過且微不足道。也許他長得並不噁心,也許他長相甚至文質彬彬。但那一切都是眼神的問題,那具侵略性攻擊性暗示性污衊性,但其實說穿了他媽的就是只有「性」而已!除此之外還加上自以為是的輕蔑,還有極度自大背後連自己都忽略的自卑猥瑣。

身為男人,我的確覺得女人是美麗的,不管是上帝創造的身體曲線或是男人所沒有的內在特質。我們欣賞愛慕迷戀幻想,自古至今有多少偉大的藝術作品因此而生,無論是美術,它們記錄著女人所給予的感動,也啓發著我們該如何欣賞並愛著女人。也許你會說身為男人但卻批評其他男人有些做作虛偽或是假道學,誰不愛看美麗的女人?但有些齷齰的眼神和神情卻連身為男人的自己看到都感到噁心並厭惡。如果連一些基本的尊重和禮貌都沒有,而且還大剌剌且毫無羞恥感地自得其樂,這樣連街頭乞食等在身旁的流浪犬比起來都還可愛得多。管你開什麼車賺多少錢做什麼官管多少人,如果連自己糟糕的獸性都管不住,只能以這樣物化女人為樂,充其量你也不過只是根會說話的陰莖罷了。

不知道是先天成長過程的哪個環節出了問題?還是後天現實生活到底有誰對不起你?讓你非得在有機可乘的時候用你那毫無羞恥心的眼神緊抓著不放?盯著這樣看可以帶給你什麼?只能這樣用眼神盯著又有多少刺激?你可能會說:「看一看又沒有罪!穿這樣不就是要給人看的嗎?」如果反駁這種似是而非的理論,那反而只會更讓人瞧不起。如果這樣,你要不要讓別人用同樣的眼神看看你的母親、女兒、情婦或是你的女朋友?這樣無罪只是你的一廂情願,你錯的是你自以為是的沙文主義心態還有你醜陋地快掉出來的眼珠子。尤其是那些老婆就站在身邊,女兒還坐在旁邊,但你卻還用眼神急著要把別的女人放到你那無能為力的褲襠裡面。在這個上下兩個頭的毛髮數量已經跟小朋友比例相反的年紀,居然連用來思考的部位都相反過來了。

乖!放尊重點。回去照顧好你日漸稀疏的頭髮,還有你不聽使喚的小弟弟。如果真的還有什麼無法令你滿足,你知道還可以打電話問媽媽怎麼辦。




延伸閱讀:

瑪莎:關於女人,還有那些他們的歌

瑪莎
瑪莎,五月天貝斯手。除了貝斯之外,瑪莎擅長的樂器還包括吉他、鋼琴、大提琴和口琴。 喜愛的歌手包括U2、Sting、羅紘武、李宗盛、披頭四、羅大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