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給我黏一下會怎樣?

人很奇怪,為了表現與眾不同的性格,往往會發表口是心非的言論。

根據我這幾年來的觀察,這種現象發生在兩性相處上更是一絕。

你黏不黏人?

現在很多人流行「聞黏色變」,不知從甚麼時候開始,小女人開始穿上獨立自主的外衣,即使自己個性明明就是黏人精,卻要裝做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而男人更是要披上「我是很MAN的大男人」的戰袍,表現出一副「我瀟灑、我像風一樣捉摸不定」的氣勢,才能凸顯出自身價值不凡。

這麼累幹甚麼呢?

Celine,浪漫雙魚女,夢想是嫁個疼他的好先生,天天24小時黏在一起,有一天我們在喝下午茶,他不斷的看手機,一副焦慮的模樣。

「你怎麼啦?」我問。

「我想打給我男朋友。」他答。

「那就打呀,幹嘛那麼糾結?」我不解的問。

「不行,我先打就輸了,他會覺得我很黏人,這樣多沒面子呀,要等他打來才行。」

聽了我差點沒昏倒,在感情世界中還要扮演另一個角色,壓抑對對方的愛,只為了凸顯誰愛誰多一點,有沒有那麼步步驚心呀?

你以為只有女生會這麼做嗎?不,男人也會這招。

David前陣子交了個女朋友,向來對女色不屑一顧又自認瀟灑的他,曾揚言沒有一個女人會讓他傷神,因為他就是如此的忽遠忽近、忽冷忽熱,是個像風一樣的男子,因此他交女朋友後,大家都很好奇他會有甚麼轉變。

「我最怕那種很黏的女人,簡訊三餐問候,三不五時打電話查勤,要我天天陪著他,拜託,我是誰呀,真是受不了。」David翻個白眼的說道。

「那你女朋友黏不黏呀?」我好奇的問。

「不黏呀,多好呀,我樂得輕鬆,最好都不要管我,我最無法忍受黏答答的愛情,被綁住多不自在呀。」他雙手一攤,大聲的回答。

過了一個月,驚傳他們分手的消息。

「發生甚麼事呀?是你提分手的嗎?」我問。

「對,我提的,我覺得他不在乎我,常常都音訊全無,對我不理不睬,有時候沒見面時,他就像人間蒸發一樣,我需要的就是那一點點關心,但他完全不把我放在眼裡,傳個簡訊很難嗎?打個電話是要多少錢?他也不會要求想見我,想約會,我想他根本不愛我吧。」David漲紅著臉,像隻失去主人的小狗,無辜又氣憤。

「那你有跟他說你感到空虛,你很需要他嗎?」

「這種話怎麼說的出口!我是大男人耶,這樣講我不就很沒價值。」

臉上掛著淚痕的大男人,和這句話真是不配。

我自己其實也是個標榜獨立自主的女性,但是我不會刻意強調自己不黏,因為,有愛就會在乎,而你的在乎才讓對方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感,只要不是窒息的控制慾,合理範圍的「黏」其實是幸福的潤滑劑,男人也一樣,需要被關心並不可恥,可恥的是口是心非後,依舊死性不改的以為自己這樣做很Man,要懂得做自己,才能找到真正愛你的另一半。

感情要像放風箏,線要抓的牢,彈性要掌握好,在一收一放的過程中,調整到最好的節奏,才能讓風箏飛得又高又遠又長久。

Tags : 楊小黎
杨小黎
童星出身,畢業於政治大學,廣電系外交系雙學位,大家最熟悉的作品是朱延平導演製作,和昔日童星郝劭文合拍的電影「狗蛋大兵」系列。除了戲劇和電影,也從事配音的工作,其代表作為台灣哈利波特中文版女主角擔任代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