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大仁哥」陳柏霖:暴紅,就是過氣的開始

文/林秀姿 天下雜誌第500期

十七歲的陳柏霖,在電影《藍色大門》中,穿著高中生制服,笑容陽光燦爛,一句「我叫張士豪,天蠍座,O型,游泳隊,吉他社」,奠定他在影迷心中陽光大男孩的形象。

十年後,陳柏霖在《我可能不會愛你》連續劇裡,卻變成專情、一直默默守護女主角的李大仁,成熟穩重的形象,擄獲大批影迷的心。


暴紅,就是過氣的開始

面對「李大仁」的爆紅,陳柏霖顯得很抽離。他笑著拿《我可能不會愛你》中的台詞舉例,「擁有就是失去的開始。」

「暴紅就是過氣的開始,」他說,「世界需要你時,你就紅;這個世界遺棄你,你就不紅。」所以,他把李大仁留在螢光幕前,走下舞台,還是過著宅在家裡看DVD、聽音樂,和朋友吃路邊攤的簡單日子。

對陳柏霖來說,「張士豪」才是改變他人生最大的轉捩點。就讀景文高中時,他是屬於「內向、害羞型」的男孩子,下課後和朋友打籃球是生活中最大樂趣,從沒想過未來是什麼樣子。「張士豪」帶領他闖進演藝圈,享受到一炮而紅的滋味,也找到自己未來的方向。

《藍色大門》導演易智言曾說,「陳柏霖太聰明了,躺著都會紅。」不過,在當紅時,陳柏霖卻決定離開台灣,勇闖香港、日本和中國市場,一走就將近十年。

「對自己殘忍,才會進步,」陳柏霖說,面對不同的工作團隊,不同語言文化的挑戰,強逼他提早成熟。

「世界上很多人可以講五、六種語言,我覺得我應該沒那麼笨,沒道理做不到。」所以,儘管香港導演勸他講國語,找廣東話配音,他還是堅持每天晚上熬夜背台詞。現在廣東話、日語都沒問題,是台灣少見的「三聲帶」演員。

過去十年的時間,陳柏霖在海外市場拍片,台灣鮮少有作品。去年拍完《我可能不會愛你》紅遍台灣後,今年又拍了國片《BBS鄉民的正義》,預告片曝光後,讓觀眾又驚又喜。

陳柏霖擺脫大仁哥的深情形象,演出亦正亦邪的駭客,壞壞的表情很吸睛。多年好友兼經紀人張力透露,選拍這部講述網路霸凌和言論自由的電影,陳柏霖只拿了五分之一的片酬。

「留在底片上的東西是永恆的,」陳柏霖說,不計較片酬高低,是希望每一個作品,可以分享一些事情,從中影響觀眾,去做一點點的人生選擇跟改變。


以正面能量感染他人

也因為這種想法,他自組製片公司與工作團隊。經紀人張力和陳柏霖是景文高中同學,兩人相識十餘年。張力形容,陳柏霖是有「正面能量」的人,「跟他在一起,感覺什麼事情都做得到,」張力說。

「人生最重要的並不是成功,而是誰跟你分享這份成功,誰跟你一起見證這個歷程,」陳柏霖說。

很多人說演藝圈是大染缸,堅持不改變理念的陳柏霖,似乎很努力不被染上各種顏色。

「從小到大我都想改變世界,卻看到很多人長大後被世界改變,」他說,「如果能保持自己的本質不變,何嘗不是對世界的一種改變?」


延伸閱讀

30歲事業、婚姻兩頭空…為何年輕人「三十不能立」?

咖啡洗奶球的啟發》五月天 阿信:我比王永慶幸福!

洪蘭:快樂的小事 幸福的能量

和碩董事長 童子賢:留下永續的人間紅利

蘇打綠 青峰:如果生命沒有裂縫,就看不見陽光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天下雜誌網站》500期官網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