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移動的漢諾塔

出國旅遊玩的時候,即便只是一個人,我們無論如何也一定會去逛逛當地知名的美術博物館。可是奇怪的是,在自己的城市,很多時候就算有不錯的展覽,但如果沒有人陪著,那些展覽就一直放到過期,也提不起勁去看一看。

總有某些時候,在熟悉的地方,有太多得以分心的瑣碎事物與情緒,會讓一個人行動變得麻煩、尷尬甚至孤單起來。去到異鄉,反而解放。

不知不覺,我在東京的生活也有點這種趨勢了。以前還有幾個會一起去逛展的朋友,後來都離開日本了,或者交了男女朋友(沒有埋怨的意思噢),有興趣跟我一起去逛美術館的人也沒了。

到底我一個人去不成的原因是什麼?大概是覺得藝術這種玩意兒,偶爾不就是要跟朋友站在作品的面前,悄悄地說:「那個誰誰誰的小孩畫的東西,應該也可以掛出來展吧?」然後去附設的餐廳吃一頓好的,最後滿足的離開嗎?好啦,我知道我很膚淺。但對我而言,逛美術博物館,除了朝聖作品的真跡外,身旁有一起碎碎念的朋友會更好。

這個週末我跟悠太君看完電影逛完街後,在新宿街頭為了接下來該去哪陷入了三分鐘的困擾。我害怕讓還不是非常熟的朋友陷入這種困擾,所幸最後我的app拯救了世界。「北野武的裝飾藝術與畫展,有興趣嗎?」我問。他爽快的答應,我於是也難得的有了一起能去看展的朋友。

日本導演北野武大叔的展覽比想像中棒得多。因為他愛數理,所以最後有一個「漢諾塔」的遊戲區。悠太君整個人就在這裡沈迷下去了。漢諾塔由三根柱子組成,要把其中一根柱子串著的圓盤,謹守由大到小的次序向上堆疊,全部移動到另外一根柱子上。悠太君花了好長的時間試驗,最後還是失敗。直到緊迫閉館時間,服務人員才忍不住透露了訣竅。

那其實是有一套數學邏輯的演算公式哪。事後我們在美術館附設的居酒屋吃晚飯時,還在回想剛才的漢諾塔。乾杯了以後,我分了幾片我點的烤鰻魚給悠太君。他一口吃下,像是日劇裡那樣閉著眼睛大叫:「好吃!」臉上堆著滿足的表情。「謝謝!吃到好吃的東西,就覺得幸福!」他說。我竟也跟著開心起來。

藝術我似懂非懂,數理我早就放棄。漢諾塔要是不知道訣竅,我一輩子也堆不成。不過,在兩個人之間移動快樂這件事,也許我還沒失去這一點點的能力。

北野武展

延伸閱讀:
誰都只是鄉下人
日本人都很驕傲自己家鄉的物產與文化。他們不需要被外縣市的人認可了,才覺得自己能平起平坐。要是真有人冒出挑釁的言語,不少人會抱著一種「你不懂得欣賞,我們也就不願分享給你」的心態,認為那是對方的損失…..

日本男生的祕密
台灣人老愛看日本時尚雜誌,覺得街拍的洋蔥式混搭男孩跟森林系女孩的穿著好搶眼。但,真的算了吧,別再為難自己了。這樣穿在台北,保證立刻中暑…

Tags : 張維中
張維中

旅日作家。在新潮城市中保存雋永情調;在老舊下町裡釀造新鮮模樣。出版作品有小說《戀愛成就》,旅遊隨筆《東京,半日慢行》,散文《東京模樣》等書。


官方網站http://weizhongzh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