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那個唱千言萬語的關詩敏…

那應該是五月份左右吧,某天接到ㄧ通唱片圈老友的來電,她問我現階段在做什麼,我說:「千言萬語,一言難盡。」

回想起來,原來那不是最忙碌的時候。

她問我有沒有可能幫ㄧ位新人上課,指導這位新人與媒體的問答應對,因為這位新人準備要發片了。

以前當記者的時候,也有人找我幫新人上課,我婉拒了,原因無他,只覺得從事新聞工作不宜有其他相關外務,免得下筆不夠客觀。

離開媒體圈,進入娛樂圈,看到這花花世界更多真實面貌,更深切了解,在這圈子要出人頭地、令人看得起,就是要把「天賦、幸運、實力和努力」發揮並貫徹到底。

其實五月份那時候的我好疲累,每天工作下班後只想安靜窩在家裡。

我問朋友新人是誰,她說出一個我略有印象的名字,叫關詩敏。




「星光大道」這個系列節目我好一陣子沒看了,但有一次剛好看到關詩敏出現,那天她唱的就是「千言萬語」。

與其說是幫她上課,不如說是我重操舊業,和一位歌壇新鮮人的談天對話。

16歲,多美好的年紀!

在電腦網路上課的她,過著沒有什麼同儕的學習生涯。

從美國、上海再到台北,唱歌是她移居的信念和主因。

她常常講到佛堂,原來念經是她生活的一部份。

很特別、很單純的一個女孩兒,唱歌好有感情。

她讓我想起記者生涯中,和許多當年還很青澀的歌手第一次見面時,他們的模樣。

最早我見到陳奕迅,他常常西裝筆挺,正經八百的唱著國語歌,歌聲好,神情卻很彆扭,後來他回香港終於解放。

第一次見到蔡依林,她還沒發片,她手指上的刺青最讓我好奇,心想她肯定耐痛一流。

孫燕姿剛發片也是怯生生的,有一次餐敘跟她聊到 「LA Law」這部影集,她侃侃而談新加坡法律問題,腦子很有思想。

王力宏第一次辦記者會在遠東飯店地下樓,當時他幾乎不太會說國語,拿著北ㄧ女學生寫給他的愛慕信,一字一句的想著是什麼意思。

這些都是好久以前的事了,不知為何有時還盤旋在我腦海裡。

踏入這一行的每一個新人,都懷抱夢想,之後有人成功、 有人沮喪、有人得意、有人走樣。

我並沒有跟關詩敏聊太多怎麼面對或招架記者的問題,我希望她忠於自己,不論開心或不開心,都心懷謙虛,我跟她說,最重要的是:莫忘初衷。

最後一堂課結束後,我給了她一個大大的擁抱,心情有一些複雜,感覺這個16歲女孩的世界就要不一樣了。

臨走前,我忍不住問關媽媽:捨得嗎?她笑著回答我:「女兒喜歡,就讓她去試吧。」

加油喔!小關。



趙雅芬
初老熟女,曾任職中國時報很多很多年,外界通稱前資深媒體人,現職為娛樂產業新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