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犀利人妻最終回:幸福男‧不難】/到底回不回得去?

受歡迎的電視劇,來到電影裡做個大結局。這樣的事情在台灣,似乎是頭一回。

「到底女主角會選擇新歡藍總監,還是會回到前夫瑞凡的身邊呢?」,在電影院裡看著【犀利人妻最終回:幸福男‧不難】,很容易就會陷入這樣的沈思之中。

會有這樣的反應,其實也與片名後兩字一樣,不難。因為舉凡身為一部「電影」,所需要的故事鋪陳、節奏、運鏡全都沒有,電影語言、符號、感覺全都不在,這讓觀眾能夠完完全全專心在關注「謝安真情歸何處」這件事情上(不然還能幹嘛?除非你想要花時間去數到底置入了多少東東。)。

不管電影人或電視圈怎麼看這【犀利人妻】一連串的效應與現象,從電視劇的超高收視率,到這次電影版的破億票房,我想,如果希望能讓自己的創作得到商業認可(類似票房之類的)的話,那的確不能小看這群願意每集播出時守在電視機前、電影上映了還願意買票進電影院的觀眾們。

這是活生生擺在眼前的事實。即便當時電視在演的時候,有人要說「收視率盒子」都擺在特定的人家裡,這樣不公平。但為何到了電影院,還是有這麼多人願意埋單呢?

我必須要說,別說本片到底算不算「電影」了,我個人甚至認為,它連身為一部戲最基本的「前後連貫」都沒有。許多地方,演員就像精神分裂一樣,前一場還這樣,緊接著的下一場又那樣。甚至謝安真在搭車追逐那位「心裡想要的」男人時,竟然還可以一下在車上,一下又在地上跑。最後看演職人員字幕時,所搭配的片段更讓人傻眼:原來謝安真在十萬火急的衝去追情郎前,還到某商場去開心的大買特買喔?這到底是哪門子的想法?

本片如此「另類」的地方真的很多,可是,我有沒有被感動到?是有的。當我看著朱芯儀飾演的小三,帶著孩子出現的時候,她的模樣、她說的話,都讓我跟著她一起紅了眼眶。然後從那時開始到戲的結尾,我的眼淚都止不住。

到底在哭什麼?說真的我不知道。我雖然哭點很低,但至少每一次被電影感動的時候,我都會知道感動我的地方是什麼。但是在【犀利人妻最終回:幸福男‧不難】裡,我真的說不出個所以然來。我甚至不算有看過電視版的【犀利人妻】(頂多遙控器從第六台轉到第一百台的時候,會經過一下。)!

所以我後來都跟人說(包括本片導演王佩華):【犀利人妻】真的有神奇的魔力!因為這一路從電視收視率、電影票房、到我這莫名的大哭,都讓人直呼『太詭異了!』。

其實類似這種詭異感,我相信對台灣的電影人來說,應該不陌生。因為從2011年開始,台灣所謂的「自製電影」,就都一直走在一種很奇妙的狀態中。那種費時好幾年籌備的血淚大製作,最後的票房總是不如預期。但相反的,那些被「不當成電影」看待的片子,卻一部部賣翻天。現在,連電視劇的大結局,都能成為今年度破億強片。電影圈一陣「探討」聲、媒體一堆「檢討」文,但都沒有人能夠下個結論,告訴我們台灣電影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緊接著即將上映,以及剛剛開拍,或是正在籌備中的電影,有許多也都是屬於「非電影人」的作品,有人憂心台灣「電影」已經「電視化」了。

而我開始想,台灣的電影,到底還回不回得去呢?

現在台灣自製電影的「蓬勃」狀態,就像這句明明是從張愛玲開始的對白(『回不去了』),竟然在【犀利人妻】中成了經典一樣,總是讓人有種「不甘心,但又能怎樣?至少被更多人知道了」的複雜情懷。


電影簡評




【犀利人妻最終回:幸福男‧不難】The Fierce Wife:Woman Onerous:Seeking Mr.Right/台灣/2012-08-17上映

本片主創者,也是電影版的導演王佩華,是相當資深的電視製作人。她的片子從早期的「花系列」,一直到「星座女人」系列,和現在熱映中的「犀利人妻系列」,不但都創下高收視,也總是能引起話題。不管你認不認同她的作品,不可否認的是,她的演員都很亮眼。

本片男女主角隋棠、溫昇豪、宥勝、朱芯儀都各自有其讓人眼睛一亮的部份。朱芯儀和溫昇豪的戲份雖然不多,但是表演誠懇,很討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