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騷人】/妳愛我、我愛他、他愛?

其實我還蠻愛電影裡的吳安良一直ㄋㄞ在郝哥身邊的那樣子,雖然一開始的確會覺得他很欠扁。

一個大男人,好手好腳,卻成天「郝哥」來「郝哥」去,在家賴著也就算了,還會動不動就跑到郝哥工作的地方找人,ㄋㄞ成這樣,煩不煩?

最關鍵的煩點,並非大男人就不能耍嬌,而是,這吳安良成天盧的話題,竟然是「如何在世界末日前拯救世界」。

都幾歲的人了?還來「世界末日」和「拯救世界」這招?

劇中的吳安良以及郝哥這兩位主人翁的年齡設定,為三十出頭。老實說,對於這種發拯救世界大夢的故事來講,好像有點太晚熟了(?),除此,在他拉著郝哥一起拯救世界的過程,非但沒有什麼實際可行的方法(虛擬世界),還總是泡在酒精與到處玩樂的放縱裡,這樣的主角,實在讓人找不到同情之處,自然也就無法對此故事找到認同感。

但本片編導陳映蓉果然不只如此而已。全片就在觀者即將忍耐不住煩感的時候,劇中的吳安良下了車,獨自一個人往前走。瞬間,他的世界變了,整部電影的風格也隨之大大轉變。

從這個點開始,全片彷彿被分裂成兩部完全不同的電影,從上半段的劇情片,進入到完全的意識形態類型片。一直想要在末日前拯救世界的吳安良,就這樣走著走著,走進了自己的世界。

當下的突兀感,讓人忘記計較到底發生什麼事,只能跟著吳安良在「他的世界」裡走。他的思緒跳躍,於是情節也跳躍、他的心情起起伏伏,鏡頭節奏也隨之躁動著,彷彿每一個觀影者,都成了吳安良。於是吳安良想要拯救世界的這件事,也瞬間成為了每一個人的事。

老實說,電影後半段我非常的喜歡。但並非單純喜歡一部電影的那種喜歡,而是有一種「徹底浸泡在光影世界,拿掉所有自我意識」的暢快感。隨著影像、配樂、旁白,腦袋根本無法擁有理智的思考,這是一種很特別的觀影經驗。

早該三十而立的吳安良,一事無成。能抓住的,只剩一段說不出來是什麼的感情。兩男一女,在拯救世界的虛無裡掙扎著要快樂,到底誰愛誰?到了最後已經不重要。他和她和他盡力的要著快樂,即便要來的一絲愉悅還不夠三個人分到多少。

然後我們會發現,末日其實就是自己,進行拯救只是不想讓自己毀滅。

搞不懂我在說啥?試試讓【騷人】帶著你的思緒來段無重力的漂浮吧。


電影簡評




【騷人】Young Dudes/台灣/2012-08-31上映

建議把理智放在家裡不要帶進電影院,這不是一部需要用理智來欣賞的電影。有一點類似2004年我非常喜歡的電影【王牌冤家】(【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導演:米歇爾岡瑞(Michel Gondry)),但預算顯然與有不小的差距,手法也不那麼純熟,但是態度明確。這是2011~2012的國片市場中,少見的不以討好觀眾為前提的電影。

兩個重要男角各有各的怪。王柏傑的耍白爛演法表演性質太濃厚,而阿部力又顯得太過理智太「入世」,不過兩人的怪,配在一起,卻有種離奇的契合感。女主角瑞莎看起來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幹嘛,我想,這也相當貼切角色的茫然吧(?),但她真的美呆了!

蔡燦得臉書粉絲頁

★蔡燦得電影節目@飛碟電台Fm92.1/每週日17:00/飛碟得電影世界/主持人蔡燦得

★蔡燦得電影介紹@飛碟電台Fm92.1/每週五14:00/哥哥妹妹有意思之哥哥露兩點/主持人黃子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