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喜歡,不喜歡

廚房的流理臺最近常出現奇怪的污漬,任憑怎麼洗刷,隔天又會出現。觀察了幾天後終於發現,原來是架在水槽上的碗架生鏽了。粘膩的污漬,來自於鐵鏽混合著自來水的稠液。

那天下班後,決定去新宿東急手買一個新的碗架,可繞了半天都沒看到恰當的款式。最後只好放棄,跟同行的悠太君去丸井百貨吃冰淇淋。沒吃幾口,悠太君突然告訴我,昨天有人跟他告白。告白者是他認識了一個多月的新朋友。

原來在這段期間,他們每週至少會見一到兩次面。看我露出邪邪的眼神時,悠太君趕緊說「還沒上床喔」卻像是一臉辯稱。按照他的說法是,沒睡過,但親密的距離已「接近」情人關係。昨天對方終於提出交往的要求,沒想到悠太君的回覆是:「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是什麼意思?當然對方也問了同樣的問題。悠太君的回答則是,他最近因為想換工作卻不太順利,有點煩躁,再加上準備考托益,壓力很大。還有他已經兩三年沒交往過了,怎麼談戀愛也有點迷惘。所以,在喜歡跟不喜歡之外的選項,就是「不知道」了。

「那就坦白說你目前不想談戀愛不就成了?你要是也喜歡他,就會想交往。哪怕不太確定也會努力看看。如果猶疑了,就代表你不是那麼喜歡。別人清楚的向你告白了,你也應該誠實的回覆人家。喜歡,不喜歡,你心底是知道的。明知對方喜歡你,沒有打算交往,那又何必常常跟人出去製造機會?說出『我不知道』只會讓人空期待。」

奇怪的是我竟然有點動怒了。悠太君被我這麼將了一軍以後,先是愣住,很快的又綻放出他慣有的笑容。我承認他的笑容依然是可愛的,但卻化解不了未預料的尷尬場面。我看著融化了一半的冰淇淋,不知道該吃還是丟掉。

曖昧婉轉的性格,拒絕時習慣繞道,認為別人最好能「讀懂空氣」自我領悟打退堂鼓,那麼就皆大歡喜。在愛情的世界裡,不先說「不」的人,未必是體貼和眷戀,有時候只是想把自己包裝成一個好人。

幾天後,我收到悠太君從LINE上傳來的簡訊。原本約好一周後的見面,他說因為週末打球受了傷,醫生囑咐要減少外出,所以很抱歉得取消,而且暫時也不方便跟我碰面了。我忍不住搖頭笑起來。減少外出,不至於連吃個飯都不行吧?我想,是我上回的話說得太重了。畢竟,日本人不喜歡聽那麼直接的話。尤其是戳中了心底不願承認的狡猾。

「等有精神點,再出來玩噢!」悠太君這麼寫著,附上笑臉。我簡短地回覆他「明白了,多保重!」心底卻隱隱直覺,此後我不再傳訊,這大概就會是他最後一次聯絡吧。

廚房的舊碗架丟了,新的還是沒有買到。站在流理臺前洗杯子的我,突然覺得少了碗架後的水槽變得好深。我們之間的距離,轉瞬間竟變得如此遙遠。這令我開始感傷起來。


延伸閱讀

星空

我住的地方,夜幕低垂後也是如此寂靜。晚上抬起頭來時,總覺得星空比台北的還要遼闊。台北的老家夾在鋼筋水泥住宅之間,附近又是交通要道,晚上幾乎看不到什麼星星。不過,後來才發現,其實也不是東京的任何地方,都能見到漂亮的星空…..

移動的漢諾塔

出國旅遊玩的時候,即便只是一個人,我們無論如何也一定會去逛逛當地知名的美術博物館。可是奇怪的是,在自己的城市,很多時候就算有不錯的展覽,但如果沒有人陪著,那些展覽就一直放到過期,也提不起勁去看一看….

Tags : 張維中
張維中

旅日作家。在新潮城市中保存雋永情調;在老舊下町裡釀造新鮮模樣。出版作品有小說《戀愛成就》,旅遊隨筆《東京,半日慢行》,散文《東京模樣》等書。


官方網站http://weizhongzh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