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旅人的家



此刻的我,坐在南法Avignon附近的Cavaillon小鎮的民宿院子裡,佐著普羅旺斯燦爛陽光,襯著爬滿墻面的綠籐葉片,當然少不了一杯當地盛產的粉紅葡萄酒,在藍到不能再藍的天空下,享受著我們總是在說著的,旅行的意義。

現在時間上午十點半,我在這裡找到家的感覺。

我喜歡民宿,在旅途中,住在民宿裡面,不用急著去參觀書上告訴你的歷史古跡、觀光名勝,而是好整以暇的,在世界的某個你可能不會再有機會來到的地方,過他們真實在過的生活樣貌,或是至少,過我們想像中他們在過的美好時光。

好幾年前,有個好朋友在花蓮開了個民宿,就在非常寧靜的壽豐鄉。那是一棟從日據時代遺留下來的日式木造老平房,有著很大的草坪院子、一個台灣形狀的池塘、又大又軟的床、總是飄著陽光香味的白色床單和毛巾、走起來會吱吱作響的木頭地板、用當地花崗岩片所砌造出的寬廣浴室,當然還有那個我們度過無數難忘夜晚的、大榕樹下的小小露台,風涼涼的,拂過臉龐髮梢,那是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浪漫。

我總是一找到空擋就坐火車下去,住個幾天也爽。其實也沒幹嘛,每天在民宿老板的好品味音樂聲中醒來,吃個讓腸胃很舒服的早餐,抓本小說,就賴在沙發上或是院子裡,懶懶度過一天。心情好的時候,幫忙跪在地上來回擦著地板,看到陳年木頭變得閃閃發亮,那種快樂什麼也無法替代,或是,推著很重很重的老舊除草機,把院子那些無比澎湃的雜草剔個整齊的平頭,滿身大汗之後沖個清涼的澡,也是舒爽。傍晚時分,總是硬拖著老闆到黃昏市場逛逛,買了些魚呀肉啊菜啊,然後回到家裡享用一頓豐盛的晚餐。還有些時候,在滿天星星的夜晚,我們會在露台上喝喝啤酒,老闆彈著吉他,我們敲著手鼓,大聲的唱歌,從國語流行歌到英文老歌再來幾首台語歌甚至原住民掰歌,好開心好開心,直到視線模糊、喉嚨沙啞,才肯沈沈睡去。

在我悲傷的時候,那裡更是我的避風港。好友老闆總是可以從我踏進民宿的第一個表情,就可以判斷我是來渡假的、還是來避難的。總之,悲傷或快樂,旅人都需要一個不被打擾的家。

在某年的一個名為龍王的颱風,把民宿的屋頂掀了,我們曾經的小小天堂變成殘破不堪的斷垣殘壁,因為沒有巨大的經費可以維修,民宿就這麼歇業了。

現在我在南法,坐在院子裡,想念著那曾經帶給我好多回憶的花蓮民宿。

說來其實蠻荒謬的,我們總是要大費周章,甚至長途飛行,來尋找一個沒有干擾的空間,來好好呼吸一下新鮮空氣,讓心情沈澱、身體放鬆。一個好的民宿其實就提供了一個幻想中的自己美好的家,沒有堆積如山要洗的衣物、沒有雜亂不堪的東西要整理,然後你想像中的家的樣子,四柱床、雪白的窗紗、木質的廚房餐桌、厚重斑駁的木門、波希米亞式的掛毯,甚至還有那些你花再多錢都買不到的大片天空、土地芬芳、綠草如茵,就這麼光著腳ㄚ子,踩在草地上,簡單卻多麼珍貴。

而現在的我,很幸福,感覺輕飄飄的,也許是因為這個美麗的環境,也許是因為面前快喝完的這瓶粉紅酒,無論如何,就為世界各個小角落中的旅人的家乾一杯吧!

本文出自明周娛樂

Tags : 旅遊民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