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理想的人生

上周徐佳瑩在國際會議中心開演唱會,到後台看她,還是個子小小的哈比人模樣。當年她在星光大道百人海選時說拿到冠軍想開雞排店,言猶在耳,現在的她已經在數千人面前開自己的演唱會,就像演唱會標題,「理想的人生」。

每個人的「理想的人生」會隨著時間、經歷改變。少年的我覺得能考上大學就最理想了。當年我們村子功課好的多讀書,功課不好的多跑步,因為可以考丙組體育系,筆試較易,有個兄弟聯考時隔壁坐個願意讓他偷看的女孩,一舉上榜,非常「理想」。

到了青年、中年,種種理想有的實現、有的落空,發現人生像股票,即使當過股王上過天堂,不保證未來不會跌下去,因為沒人規定未來只會越來越好。

失意時,總習慣回溯人生轉折,想理出頭緒。

我的委屈是這麼多年來樂於助人,需要幫助時卻總孤立無援,以前會脆弱的認為天地無光,後來有了家人支持,比較堅強,但總搞不清問題在那裡。近年來體會到失之東隅、收之桑榆,很多人表面上不見得幫了忙,但都成貴人,導引我另覓他處找到自己的港口、停自己的船。

許多人追尋理想的社會,像某些專家學者覺得全民上大學最理想,於是推動教改。以前藍領頗受重視,讀工專也不覺得委屈,在美國連工人穿的牛仔褲、硬頭靴都能引領時尚,現在人人都是大學生,誰要當藍領?技術人才消失真能讓社會更理想?

走在信義計畫區,秋風涼涼,路上人不多,台灣這五十年經歷了很多事,但真不曾如此不景氣。當周遭國家都在進步,連越南都欣欣向榮,只有台灣暮氣沉沉、全國委曲。大可不必如此,畢竟我們也曾去過天堂,眼前可以樽節,不須喪志。

周末參加金音獎,是由官方頒發的非主流音樂獎。所謂非主流就是大家都不太理我,也挺好。我與盛竹如一同頒獎,看到他總會想到當年七虎打少棒賽眼看就要輸了,他轉播時說「只要團結,還是有希望的。」這句話讓當年的我好感動。

30年前盛竹如已是知名主播,電視圈最頂級的人物,現在很自在的在典禮上學嘻哈「put your hands up」逗大家笑,這一路轉折絕不輕鬆。相信從電視台經理接下類戲劇旁白時,他內心肯定有糾結,但還是選擇不離開戰場,多年下來真替自己創造了新的定位,未來發展如他那句著名台詞,「讓我們看下去」。

頒獎時有點不太理想,因為我把信封搞錯,讓得最佳嘻哈專輯的大支委屈了,對不起呀!大支!

本文出自今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