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我的同學Nick

“Be the blanket for my bones, be a place that I call home.”-Patrick Watson,”Slip your skin”

念書時有位同學叫Nick,他說起話來慢條斯理,帶些英國口音。同學們總不屑的說,明明是加拿大人,裝什麼英國口音。我和他不熟,因為總搭不上話,他就是那種每班都會有的早熟知識份子,話題永遠是國際事務,文藝評論。當時我們也才二十出頭,念的是錄音工程,實在想不透他跟我們這些平凡人擠在同間學校做什麼?某天午休,我一個人在餐廳吃飯,Nick走過來問可否一起吃。縱使心中痛苦無比,但從小被灌輸禮數教條的我還是帶著微笑說,「Of course! Grab a seat, partner!」

他坐下後的兩分鐘,空氣是凝結的,兩個不愛說話的人各自在心裡盤算該開什麼話題。然後就像電視劇那樣,兩人同時說話,接著帶些焦躁客氣的互相禮讓。你先說,不,不,你先說。不,沒關係你先。他受不了,直接了當的問我從哪來,我答台灣。話一出口我就後悔。果不其然,國際事務先生緊接著就問台灣和中國當初到底發生什麼事。拜託!我連用中文都不一定說得清楚,所以我告訴Nick, You know what? I’m terrible at history。 Now let’s talk about you! 不知為何,有種在跟他盲目約會的感覺。

一說完我又後悔了,因為Nick開始滔滔不絕的把他從小到大,家族成員,文化背景,英雄謬思全部說完,好像今天把這一生告訴我,明天我們就要去公證結婚。不過也難怪Nick說起話來總像四十幾歲的中年人,眼神透露出幾分歷盡風霜的憂鬱。他這短短二十年人生裡,還真經歷過許多我這樣養尊處優的人意想不到的事。

譬如說,曾經他在以色列住過一年,根據他的說法,他從未那樣每天提心弔膽,隨時都有可能和死神見面。提到這段回憶,他的臉部表情不再冷靜,肢體動作也跟著慌張起來。Nick說,那段時間他終於瞭解什麼叫稍縱即逝,前一秒車水馬龍的街頭,眨個眼就變成橫屍遍野的人間煉獄。說到這,Nick眼眶泛淚,抬起頭深吸一口氣,然後說。

說也奇怪,半年後我開始接受這一切,好像是這麼自然的事。也許這就是人性,我們總會強迫自己去接受不合常理的事,但其實我們的心正在一塊塊瓦解。

我到現在還會想起我們那天的談話。那天的陽光,骯髒的鋁製桌椅,還有Nick那樣對於死亡坦然,卻又不知所措的語氣。我會想,哪天我離開這個世上,我會怎麼被記得?曾經做過許多不務正業的工作?寫過幾篇自以為有趣的文章?愛過哪些人?又傷過哪些人?都三十幾歲了卻好像永遠長不大?如果要我為自己的目前為止下個評語,我會這麼說。

我叫梁正群,我的人生充滿矛盾。我好像擁有什麼卻又兩手空,我好像永遠學不會卻又好像都懂,我好像厭倦了所有卻又等不及知道接下來有什麼等著我。我叫梁正群,我的人生充滿困惑。但我會一步一步好好的走。



Tags : 梁正群
梁正群
身兼演員、音樂人及廣播節目主持人等多重身分,參與過拜金女王、愛在桐花紛飛時、戀戀阿里山、閃亮的日子、十里桂花香等多部戲劇演出,並陸續製作沈睡的青春、人魚朵朵、基因決定我愛你、比賽開始等電影及戲劇配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