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距離是一種永遠不會是負數的東西

維基百科上是這樣解釋距離,「距離是一種純量,不具方向,僅含量。這種量不會是負數。」也就是說,只要有標的,就會產生距離。套在人類身上當然也適用。只要妳發現妳喜歡上了一個人,就等同於在他身上插了個旗幟。目光或好感這種東西一旦出現,就等於誕生距離。於是會產生兩種結果,一種是拼了命的也要想辦法靠近,一種是任其距離把各自帶開。也因為距離永遠不會是負數,所以拼命靠近的只能達到趨近,無法真正到達;因為,一個人的終點是他的心。而心是不具單一方向的。不過妳也別沮喪,因為雖然如此,但還是有人拼了命。今天,且讓我用四部電影來告訴妳,哪些拼命靠近的努力方式,而她們又得到什麼?一起讓我們來看看到底這樣的拼命值不值得吧!


自己看見的才叫距離




推薦電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

導演:李安

演員:蘇瑞吉夏爾瑪、伊凡卡漢、拉夫斯包爾

由李安執導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講述一名印度少年歷經暴風雨摧毀貨船全家人罹難,只剩下他一人與家中本來飼養四種動物共乘一艘逃生船在海上飄盪。其中這四種動物包含兩個掠食性動物,老虎與鬣狗。在空無一人的險惡海上,這名少年該如何面對這艘船上微小的生存圈?是取決於弱肉強食的食物鏈,還是相信彼此能夠有靈性的互相取暖?

《少年Pi的奇幻漂流》,看似是一場生存與否的命運規劃局;不過,詩意的李安,把最奇幻的部份放進了這位少年Pi與那隻小時候在他眼前硬生生吃了一頭羊的老虎理查帕克兩者的互動上。李安沒有把電影拍成《貓的報恩》或是《馬達加斯加》。而是相當真實的呈現人類與老虎間的食物鏈威脅,以及在這樣險惡的環境下兩者會如何找出相處的方式。《少年Pi的奇幻漂流》讓我最難忘的地方就在於,Pi從小時候父親加諸給他的陰影讓他打碎了原本對老虎產生的美好,到不得不用野蠻的方式與老虎共處一船。這些過程是從無形的距離變成有形的距離,是從逃避變成不得不面對,從不得以到變成知己,就算這樣的關係他們彼此都知道並不會改變什麼。

關於距離,它始終存在,但我們只能不停努力,在它變成句點以前。Pi與理查帕克作了一個最好的示範。


進得了家卻不一定進得了家人心裡




推薦電影:《週末回家》(Home For The Weekend)

導演:漢斯史密德

演員:柯尼娜哈佛克

由德國新生代天才導演的漢斯史密德執導,在本屆柏林影展頗受矚目的電影《週末回家》。忠實的將屬於家人那種固定假期都會相聚在一起看似靠近,彼此卻又無法真正坦然說些真心話的窘境完全給拍了出來。在今年金馬影展放映結束時,竟讓坐在座位上的我難過到不能自己。

《週末回家》不是美好的那種和解電影,反而是很忠實呈現那種心與心之間又近又遠的距離。我們幾乎可以說,家人是我們最渴望靠近的人,卻也是最容易因為一句無心之話把我們推到最遠距離的對象。或許這樣無法定量的距離都是來自溺愛。

一個屋簷下的家人,會有多少種距離?《週末回家》讓我們知道,有些距離會被自動放棄,有些距離會造成悲劇,而生命中還有一種距離是為了讓我們學會真正愛的方式。就算會失去也得殘酷的學習。


再怎麼親近也有無法跨越的距離




推薦電影:《壁花男孩》(Perks Of Being A Wallflower)

導演:史蒂芬切波斯基

演員:艾瑪華特森、保羅魯德、羅根勒曼

有一種人,很容易在團體中讓人發現他總是隔著距離。有時格格不入,有時則像是只活在自己的世界裡。這樣的人在青少年時期都很難熬,只因為這是一個最需要朋友的年紀。《壁花男孩》這電影說的,就是屬於這個時期的孩子努力追求朋友的故事。

《壁花男孩》最打動我的,是那些渴望與人接近卻又永遠無法跨越的距離。一如片中的查理、派翠克、珊,三個人其實都有無法告訴別人的過去。或許也正因如此,他們能在彼此身上嗅出同類的氣息。我常覺得緣份是一種直覺,一如當我們進入一個團體時,我們有時會一眼認出那個或許可以成為朋友的對象,而結果往往相距不遠。我想這是一種頻率或是生活經驗的累積使然。

《壁花男孩》這電影不只講述友情,還包含愛情。好人為什麼會成為好人?這電影中有句台詞幾乎給了全世界的好人一記當頭棒喝,“You can’t just sit there and put everyone’s lives ahead of yours and think that counts as love. You just can’t. You have to do things.”(有時候你不能光坐在旁邊,把別人的人生看得比自己的更重要,然後認為這就是愛。你就是不可以這樣,你必須有所作為才行。)

有些距離似乎是自己造成的,只因為所謂的太過體貼其實只是一種逃避。


換一個方式也可以打破距離




推薦電影:《機器老男孩》(Robo-G)

導演:矢口史靖

演員:吉高由里子、竹中直人、五十嵐信次郎、濱田岳

本週推薦的最後一部距離電影,是目前正在上映的日本電影《機器老男孩》。這電影描述七十歲的獨居老人個性古怪無法與其他老人相處,跟自己愛打電動的孫子也無話可說。某天這老人收到一張DM徵求臨時工,竟然是把自己塞進一個名為「新海風」機器人的身體中!從這一刻開始,老人有了一個全新身份…。

我極度喜歡《機器老男孩》。是因為在看似輕鬆爆笑的劇情之中,包裹著多渴望重新來過的一種生命念頭。有人活到老才發現自己並不想成為這樣的人但一切都來不及了。我們不知道該怎麼回頭或該怎麼改變。如果這個時候你可以有一個全新的身分,那一切就像是可以重來。一如片中的老人般,他可以用那樣一個「新海風」機器人的角色來做那些他覺淂彆扭的事;例如擁抱他的孫子跟他們一起合照或叫他們不要挑食之類的關心。

很多距離的產生都來自於我們不知道該如何回頭。或許一開始都不是故意的,但卻眼睜睜看著一切漸行漸遠到不知如何是好的局勢,一如《機器老男孩》電影中的老人。然而,假如前方的距離已無法跨越,那不如就換一條路走看看吧。或許我們永遠不知道另一條路是否距離更加遙遠,但別忘記真正的重點;那就是,讓真正愛你的人看到你在努力前進,那樣就夠了。

但願天下有心人,皆能用心跨越所有的距離,就算距離永遠不會是負數但我們也不放棄。

只因一切都為了愛。

艾莫西
1979年生,肖羊,輕度宅的網路工作者。認為正義與浪漫都是一輩子該堅持的事。相當喜歡吃苦瓜青椒與秋葵,如果你也喜歡請讓我知道。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fansofalmas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