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香味

“No other lips could want you more, for I was born to glory in your kiss。”-Jo Stafford, “No Other Love”

他以為他受夠那個香味。他以為。他受夠了。那是一種相當淡雅,卻能在人群混雜的氣味中一鼻子就聞出的香味。而且,他覺得那香味會認人,雖是一般普羅大眾皆可購得的產品,但擦在大部份女生的脖子上就是俗氣,不然就淡然無味。只有在她身上,準確的說,她的脖子上,那香味好像為她而生。

如果音樂可以用數學公式拆解,那香水絕對也能用哲學方式理清。香水像是一種武器,一個符號,一層附加的皮。他想起 Belle and Sebastian的那首歌,歌詞唱著 If I could have a second skin, I would probably dress up in you。聽起來有些嚇人,卻又有些說不出的甜蜜。

他沒有徐四金那樣的文筆,但他永遠記得那時讀完香水的震撼;怎麼有人能將氣味透過文字,經過大腦,具體的顯現在他鼻腔裡。他也曾經想把那香味紀錄下來,那樣附著在她皮膚上,和著她自然散發的香味。他最喜歡從後面抱著她,將臉輕輕放在她的耳垂下,伴著呼吸一吸一吐,沈沈睡去。

今天是分手的第66天,接近午夜的末班車,月台上除了站務人員,或坐或站的旅客,剩下的只有因為空調提早關閉而凝結的空氣。那樣的空氣並不好聞,應該說根本聞不出什麼,呼吸都變得困難。進站的列車上,每張臉都是沒有表情,每個人也都有屬於自己的味道。酒味,動物味,發育味,墨水味,霉味,草味。這些都是他簡陋的味覺字典裡勉強找出的形容詞。

一如往常他從門的左邊進入車廂,然後走到另外一端的門把右邊站著。他總是頭低低的滑著手機,希望這最後一段返回寂寞的路趕快結束。列車加速,隧道裡的風竄入車廂,也將一個熟悉的香味再次帶進他的鼻腔裡。是她嗎?分離讓他再也無法肯定。他一面用餘光搜尋,一面用抖動的鼻子確定。他笑了,他突然覺得自己像是米老鼠養的那隻布魯托,總是用鼻子在地上東嗅西嗅,判別方位後將身體拱成一個箭頭的姿態。他想如果現在用那樣的方式出現在她面前,她一定會笑的開心。

一站過了一站,那香味持續侵襲他的後腦,人是擁有感官記憶,但他從未想過自己的嗅覺是這麼地纖細。他想起那天在車上。她問如果要幫她擁有的三瓶香水排名,他會怎麼選。想都不用想吧,他說,妳明明知道我的答案,不然幹嘛每次見面妳都擦這瓶?

一種感官被打開,也啟動了另一種感官,他的眼眶濕潤。列車漸漸減緩速度,隧道外的風也漸漸消逝。那最熟悉的香水味終究飄散在平凡的氣味裡。他一如往常的走出車站,點起一根煙,伴著酒吧的嘔吐味和計程車的廢氣味,一步步走向寂寞。

該死,他說,我為什麼從沒問過那香水是哪個牌子。


Tags : 梁正群
梁正群
身兼演員、音樂人及廣播節目主持人等多重身分,參與過拜金女王、愛在桐花紛飛時、戀戀阿里山、閃亮的日子、十里桂花香等多部戲劇演出,並陸續製作沈睡的青春、人魚朵朵、基因決定我愛你、比賽開始等電影及戲劇配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