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對我說日文

Share

有一種人一開口,就會令我感到再怎麼好的場面,都會急速失控,連空氣都滑稽起來。這樣的人我在東京偶爾會遇到。雖然說其實是非常、非常少的機率,不過一碰到,就會印象深刻到好幾個禮拜都忘不掉。

那場面通常是偶然在某個社交的場合,我的朋友向我介紹了他的朋友,大家都是住在東京的台灣人。我和初次見面的台灣人開口打招呼,想當然耳,說的是中文。不過,對方開口卻始終說的是日文。是因為很小的時候就過來日本,所以不熟悉中文了嗎?一開始我都會這麼想,所以體貼對方,也就用日文交談下去。

可是,一邊聊天,我一邊卻又隱隱覺得,對方的日文縱使流利,但口音聽起來並不像是在這裡住了很久,住到說日文會比說母語還要拿手的程度。我身邊有認識從小學就搬到日本來的台灣人,住了快三十年,他們說起日文來時,當然已經跟日本人一模一樣了。日文裡聽不出外國人腔調的他們,也許不會說中文,或者,會說的話也帶著濃濃的日本腔。

可是,我在那些場合遇到的台灣人,並非如此。他們不是從小過來的,頂多是高中畢業後來念大學或專門學校,接著便在這裡就業了幾年。這個年齡的他們,我想是不可能忘記中文怎麼說的。況且,他們的生活圈裡時常都圍繞著很多台灣朋友,對中文當然一點也不陌生。

可是他們對我說日文。於是,每當在這樣的場合,碰到這種狀況,最後卻發現其實對方明明會說中文卻故意要說日文時,都令我覺得好滑稽。「原來你會說中文啊」在我說出這句話的時機點以後,對方從此就再也不跟我說日文了。

那麼究竟是為什麼,要一開始很堅持的對我說日文呢?畢竟,我並不是在九份買東西,老板看了我的穿著打扮誤認為我是日本人,所以用日文跟我打招呼哪。和你聊天的我,不只是語言的交換,還有著內容的建構呢。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這讓我想到一件完全無關卻又似有相連的事。有一回去函館朝市採訪時,遇到一群不通日文的台灣人。因為看到他們跟賣哈密瓜的老闆無法溝通,呈現僵局,所以一旁邊的我很主動地幫忙,告訴他們兩種哈密瓜種類的差別。神奇的事情發生了,那群台灣人沒有一個人理我。其中一個女生,甚至還瞪了我一眼。下一秒,她卻竟轉過身,對其他人把我剛剛講過的話重述了一次。

都說日本人比較冷漠,不過,倘若兩個素昧平生的日本人,同在海外攀談起來,恐怕也不至於遭到被白眼的地步。至於外國人常說台灣人的熱情,也許是選擇性的。偶爾在日本遇到這樣的台灣人時,我雖然仍願相信那只是極少數,但還是不免感觸起來。對我說日文;對我不說話。那急速失控的場面,起初滑稽,最後終於滲出一絲可笑的悲哀。

張維中官方網站

Advertisement
張維中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