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你是暴君嗎?

上週又是風頭浪尖的一個星期,嗓子啞了,一方面排練舞台劇「短波」,話說得多;但真正耗神的是得一再對媒體解釋已經在今年四月、六月分別「發作」過的文創基金議題,文創一號是共同投資不是輔導金……(以下刪除一千多字,請參考常公器私用的本專欄過往文章),也曾開公聽會,但某些媒體就是不聽……。

政治計謀算不清,但創作我懂,創作者應該專心創作,怎有空天天耍口舌?但為了家人與股東還是得解釋,之後一直思索為何會因同一議題受到三次攻擊。

民主國家的文藝趨勢較反政府反權威,就像我也反核(但不認同低電價政策)但這次與政府基金合作投資,成為擁有資源較多的一方,難怪受公論。加上我的背景等於「天生『藍』調」,又貌似既得利益者,難怪某些人的滿腔怨氣要以我為出口。

解釋到口乾舌燥之際,忽然覺得這不正在演「甄嬛傳」?媒體、立委、藝人都是後宮嬪妃,想搏皇上歡心;總統不是皇上,是前朝大臣;人民才是皇上。民意如流水,像龍心一樣陰晴不定,所有人都無所不用其極想掌握皇上心思、哄皇上開心。

但皇上也是人,一定會犯錯,以前有魏徵這類重量級忠臣說諫言,現在人人名嘴,卻不知幾人有能力反思。擁有投票權的人民,到底是明君還是昏君?

目前社會受到媒體強大影響,普遍有極佳正義感、極差判斷力,習慣直覺思考,建議該看桑德爾教授的「正義」以及諾貝爾獎得主康納曼的「快思慢想」。

「快思慢想」說人一開始用系統一處理事情,也就是直覺,常掉入陷阱,才開始系統二,進行較費工夫的思考與推論。我們都不希望老得快、成熟得慢,更不希望衝動行事,若能多思考,可少掉許多遺憾。

創作、創新是需要經過時間的,當年郭小莊的國劇以及明華園的歌仔戲跳脫傳統,也飽受批評,現在早已不需爭議了。

天下事很巧妙,有些發展是神來一筆,用系統一、系統二都想不到。「短波」主角之一旅美聲樂家田浩江參加美國百人會的台北聚會,他到現場又發宣傳單又談戲,發現身旁有個人悶悶的,這人告訴他有點尷尬,因為近期他一直罵王偉忠,一問之下,原來正是文化人馮光遠!

哈哈!老天爺,你是在開玩笑嗎?人間那來那麼多悲情,繞來繞去,原來每一齣戲,都能成喜劇!

Tags :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