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像不曾被傷害過那樣相愛吧

各位姐妹淘的朋友們,新年快樂!上週因為筆者身體不適的關係,意外讓應該成為2012年末最後一篇的電影推薦不小心流標,真是深感抱歉。原先每期都準時交稿的原則居然在所謂的重要時刻出了差錯,似乎人生還是有很多難以掌控的事。無論我們多努力想維持都還是會有些許落差。本期主題是關於「女人比男人恐懼結婚?」我想對應著上週無法交稿的狀況,或許也恰好成為本週主題的一種思考模式。當然囉,用說的還是不比用看的好。所以還是讓我用四部電影來讓你瞧瞧,到底害怕婚姻的人會走入怎樣的關係中呢?


婚姻崩壞之後還剩下什麼?




推薦電影:《繼承人生》(The Descendants)

導演:亞歷山大潘恩

演員:喬治克隆尼、茱蒂吉兒、雪琳伍德雷

「家人就像群島,雖然屬於同一體系,但其實各自都是獨立的島嶼。」…《繼承人生》

提到婚姻,第一個閃過我的腦海的電影竟然是去年的奧斯卡熱門作品《繼承人生》。關於結婚這件事,我從起初認定這是愛情功德圓滿的結業式,到目前徹底轉化成這是一個家的開始。於是相較起某些人對於懼怕婚姻託付或失去自我的拉扯,我所渴望的或許從來就只有一個家庭具體成像。

《繼承人生》的故事,是從一個妻子外遇然後與外遇對象出遊結果發生意外開始的故事。《繼承人生》這電影中,最令我難忘的是哪些無法輕易割捨的家人之情。當許多電影急著用片面的角度告訴我們婚姻的美好或崩壞,卻很少有電影願意讓我們知道那些之後的東西。可是《繼承人生》說出來了。在斷垣殘壁的婚姻中,永遠斷不了的是根深蒂固的家人。電影最後一幕一家三口有默契的距離下看著同一台電視,分享著一條毯子與共吃一碗冰淇淋。電視上正播著關於國王企鵝的介紹,「國王企鵝雖歸在鳥類,但翅膀早已退化無法飛行,但他們依然習慣在冬天群聚著揮動翅膀…」。

重點不是你歸在哪一類,而是你知道有人跟你一樣就好。真正被繼承著永遠不會是外在的財產,而是寫進你血液中那原天的性格,無法違抗的習性。一如我們往往恨著又愛著的人們,那些永遠不得不如此的關係。反覆說著每個人其實都是別人的開始,也都將會是別人的曾經。而《繼承人生》讓我們知道,那個別人,正是家人。

婚姻對我而言,是為了這樣堅不可摧的關係而存在的第一步努力。


當愛只是承諾




推薦電影:《愛》(LOVE)

導演:鈕承澤

演員:阮經天、舒淇、鈕承澤

「我寧願 爭吵也不要取悅 就算是繞了圈圈 就算是回到起點」-楊乃文〈放輕點〉

第二部筆者要推薦大家觀賞的電影,是由紐承澤執導的《愛》。這是一部有很多種關係的電影。不過我最喜歡的,恐怕莫過於鈕承澤與舒淇的段落。成人的愛往往是像是這樣,建立在某種看似必然卻又「刻意」似有若無的供需。倘若彼此都能維持這樣曖昧的狀態或許也能走到天荒地老。好笑的是有些關係能長久確實是如此走下去的。

可是,動了真情的人該何去何從呢?

在《愛》這電影中,看似玩世不恭的舒淇,心中最愛的始終都是紐承澤。他們的愛是語言的承諾。可是,承諾卻從沒等到作為。直到心灰意冷的舒淇,遇上了一眼看穿他心事的大男孩阮經天,彷彿天寒地凍的大地遇上炙熱的陽光。當然別忘了,忽然的融化是會刺痛的,舒淇無法接受阮經天。於是,愛是從這裡才算是真正開始。愛,有時候只是一種堅持。阮經天接受了舒淇所作的任何決定,直到舒淇終能勇敢的分辨那個她始終愛著對象其實無法給她未來。兩人最後一餐的相處,紐承澤向舒淇求婚,承諾終於等到作為,可惜愛卻不再了。於是兩人終於擁抱相互祝福,然後放下了彼此。

《愛》這電影最讓我喜愛的是那樣成熟的放下。愛的形式有很多種,但最不應該的是不願面對真相的愛。如果愛已經不再,不如挺起胸膛勇敢地給場祝福。如果他依然是妳還愛著的人,妳會願意看著他好才是。當然也別忘了,偶而回頭看看那些陪著妳的人們吧。他們的愛不是天生炙熱,或許只是因妳而耀眼燃燒。


結婚的對象就該是靈魂伴侶嗎?




推薦電影:《花神咖啡館》(Cafe de flore)

導演:尚馬克瓦利

演員:凡妮莎帕荷蒂、凱文帕虹、海蓮芙洛虹

「在按下快門的那一刻,安東與卡蘿相信著彼此會一直擁有彼此到永恆。在那一刻他們倆都深信不疑。」-《花神咖啡館》

第三部要推薦給大家的電影,是去年台北電影節頗受矚目的參展作品《花神咖啡館》。這電影我看了兩次,有趣的是兩次感觸不大相同。這部加拿大魁北克出品,挾帶著關於輪迴與命定,看似宿命又附有強大思想主導的《花神咖啡館》,幾乎把關係與愛渲染至極。關於那個命中註定的戀人,關於那媲美命定邂逅的愛情,為甚麼還會失去?

「如果是真愛,應該不會消失吧?」在《花神咖啡館》中有這麼一席話,讓我想起了王家衛《重慶森林》中金城武那番鳳梨罐頭保存期限的台詞。記得第一次看《花神咖啡館》,我也幾乎被片中兩位主角安東與卡蘿的關係壓迫到無處宣洩,對於愛的誕生與消失感到茫然不已。不過第二次觀影我把眼光放在唐氏症的設定上。唐氏症在醫學上被定為生命大抵不超過25歲。這是個有限的生命,媽媽從已知結束的角度開始,將對唐氏症孩子的愛撐大到無邊無盡。

或許人都是這樣的吧,看不到結束時我們就會踏著散亂的腳步在心裡患得患失,不小心把許多平淡視為一種恐懼。或是在散慢與不用心的怠惰下把關係經營成危機。但事實上,這世界的一切都會結束,這是必然的。無論多麼相愛或多麼憎恨皆是。就算相愛結成連理也未必就是永恆。但重點從來就不是對於這些關係的定義,而是相處時你用了多少力氣去愛一個人,以及你們留下了怎樣的回憶。一如《花神咖啡館》中的媽媽所下的決心是如此不容易,她選擇去愛一個一定會離開她的人。這樣的愛對我而言不是偉大,而是堅定。因為愛就是如此,它是決定,而非結果。而這或許才是愛真實的面貌。

至於結婚的對象就一定是靈魂伴侶嗎?《花神咖啡館》電影中對於這個點有些有趣的角度。不過在此筆者賣個關子,如果妳對這個點有興趣的話,筆者建議妳可以去看看電影。不過別忘了,答案不會在電影中,電影只是參考。至於答案在哪,我想妳早就知道了其實。


自找的孤獨




推薦電影:《阿飛外傳》(Alfie)

導演:查爾斯夏爾

演員:裘德洛、瑪莉莎湯美、蘇珊莎蘭登

「我與我的老婆並非感情融洽,但我必須承認,她是我生命中與我最親密的人。」-《阿飛外傳》

最後一部要推薦給大家的電影,是2004年由裘德洛主演的《阿飛外傳》。這部電影由於當時推出與同為裘德洛主演的《偷情》撞在一起,所以矚目度並不高。不過《阿飛外傳》對我來說,算是裘德洛頗具代表性的作品之ㄧ。這是一部在講一個花花公子的電影,但它說的是關於一個花花公子輕易傷害別人之後,被另一個一樣與他花心的對象傷害,最後思考關於愛這件事,究竟是感官刺激還是生活的作品。

當然我這樣說你可能會覺得這樣的電影大概有一籮筐,不過《阿飛外傳》真的不只是如此。只能說裘德洛在這部電影後半段中的眼神與沉默都演的太真實,真實到讓人看到自己內心偷偷渴望的一種安慰。

不願意承諾或許是現代人最簡單的選擇。被傷害的心早已無法再有什麼期待,所以我們下放原則,把日子過得像是必然,同時防阻所有可能出現竟然的機會。好收拾好離開成為一段關係的基本門檻,可是空虛其實從來就沒有放過每一個人。在《阿飛外傳》中,一幕裘德洛已為改變能帶來真正愛情的重大失去讓他不知所措,一個人在手機裡找不到一個說話對象,最後他遇到一個白髮蒼蒼的喪偶老人,老人說,「我與我的老婆並非感情融洽,但我必須承認,她是我生命中與我最親密的人。」而問到老人此刻最想做什麼,老人說,「找一個自己很愛的人,然後與他把每一天都當成最後一天一樣好好地過!」我想,《阿飛外傳》中的這段劇情幾乎說中了某種婚姻定義。

究竟該婚不婚?婚姻是愛情的總結還是自由的墳墓?坦白說,就算上述的電影我看了100次我也無法告訴你答案。但我想重點從來就不在於「之後」,而是當下。動婚的念頭常常是來自「昏」,輕易相許的重點大概也不是輕易這樣的草率,也許換個角度思考,為什麼這個人會讓妳「輕易」?我想這其中應該也有某種意義才是。

最後,把筆者自己非常喜歡的詩人羅毓嘉曾對愛所下定義送給大家,「讓我熟習寬慰與約束/讓我再次成為嬰兒/再次去愛/像不曾被傷害過那樣。」

這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祝福我們都能成為不簡單的人。本週的電影推薦希望你們會喜歡,也祝福大家新年快樂!

艾莫西
1979年生,肖羊,輕度宅的網路工作者。認為正義與浪漫都是一輩子該堅持的事。相當喜歡吃苦瓜青椒與秋葵,如果你也喜歡請讓我知道。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fansofalmas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