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新年以後,寒中見舞

元旦假期結束了。新年後上班的第一天,twitter上塞滿著全是大家無奈的留言,提醒自己今日上工,得好好面對現實。

今年日本的新年假期特別長,大部份的公司行號都從去年的12月28 日或29日起,放到1月3日為止。如果4日請一天假的話,連到周休二日,一共就是十連休了。

收假前一天,我跟朋友約在新宿吃下午茶,整個街上出奇的空蕩蕩。想來是大家都有點收假憂鬱症,待在家裡做收心操。就像是台灣過農曆年,日本在「年末年始」也是返鄉團聚的日子。假期的最後一兩天回到東京,車站裡拖著行李箱的人,臉上都堆滿了倦容,像是小孩子在鬧起床氣。待在東京的,連放那麼多天假,竟然也膩了。下午茶吃到一半,朋友窩在咖啡館裡的沙發上,無精打采地說:「很多朋友都回老家或者出國了,連放十天到最後還真不知道要幹嘛。待在家裡沒事就睡覺……啊,這沙發好舒服,坐著坐著又想睡了。啊,明天又要上班了。」

放太久嫌無聊,一上班又討厭,上班族的悲歌,全世界都傳唱著同樣的版本。

我身邊的日本朋友恐怕有一半的人,都在年假時去了台灣。每個人到了台灣,好像就覺得應該跟正在日本唯一的台灣朋友(我本人)聯繫。於是,這個年假我就不斷地在網路上,接收這些日本人向我炫耀吃到了什麼、去了哪裡。我雖然對台灣小吃沒什麼依存症,但這些人著實讓我有獨守空城之感!

每年一月一日當天,最開心的事情就是聽見郵差投遞郵箱的聲音。所有用紅字寫上「年賀」兩個字的年賀狀(賀年名信片),並在落款旁注明元旦,那麼只要在十二月底指定的時間前寄出,郵局就會刻意在一月一日當天早上投遞給你。甚至連從台灣寄來的賀年狀,即使先寄抵日本,也會被留著,等著其他的名信片寄來後,再用橡皮筋一起捆著,夾上一張郵局的新年祝賀卡,在新年的第一天送抵家門。這完全滿足了我小時候,聖誕節一早起床收禮物的心願。

如果收到之前沒寄出年賀狀的朋友捎來賀卡,禮貌上就得回信。不趕在年假時寫好,一收假就寄出的話,按照習俗,過了一月第一周之後寄出的便應該是「寒中見舞」(冬天問候)的明信片,那麼再寄之前買好的賀年卡便顯得不合時宜了。

新年以後,寒中見舞。開始上班的日本人覺得跨年又成往事,索性我還有一個農曆年,一點點過節的歡欣得以延續,得以等候。

張維中

旅日作家。在新潮城市中保存雋永情調;在老舊下町裡釀造新鮮模樣。出版作品有小說《戀愛成就》,旅遊隨筆《東京,半日慢行》,散文《東京模樣》等書。


官方網站http://weizhongzh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