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Share

“It’s only lies that I’m living, it’s only tears that I’m crying, it’s only you that I’m losing, guess I’m doing fine.”-Beck, “Guess I’m doing fine”

2013年的第六天,也是臉書上大家狂發一生一世的第二天。那天我早班,不到兩小時就收工。星期天的早上九點,實在不知該做些什麼,已經好久沒一個人生活,常覺得時間靜止不動,好像頭上總頂個大大的玻璃罩,將外圍的聲音,事件,氛圍牢牢的隔絕於外。而我就是一個人靜靜的走著,踏著破碎的紅磚道,前晚下雨的小水灘,一步步走向寂寞。

寂寞將我帶向西門町,六號出口。廣場上意外的人多,有還在宿醉的,有等著情人一起補習的,有眼神渴望發著傳單的,還有我。背著大大的背包,裡面除了劇本,熱水壺,一堆垃圾,似乎也不用這麼虛張聲勢。念書時從未真正的在西門町混過,也許做過幾件AB褲,看過幾場電影。相信對很多人來說,西門町是個青澀美好回憶,他們曾在這第一次牽手,又在那第一次磨著鼻頭相視而笑。這些回憶的主角現在還進行著嗎?兩天前他們是否真的互許一生一世?

一生一世,這麼輕易的說出口,卻又不用負太多責任的四個字。又或著是背後意義太過沈重,說出口反而失去了原本的神聖。人生總是不斷在選擇,在無盡的可能性裡我們像隻螞蟻摸索著,一切變成機率問題。於是我們錯過,我們遺憾,然後用某種理由說服自己,安慰自己。然後像日劇女主角那樣握著拳頭,對天空喊著,「我很好!」

西門町有座城隍廟,每年過年父親總會帶我們來祈求一整年的好運。我走進廟裡,信徒們忙著搬運一箱箱供品,看來晚些時間有個大的祈福會。外婆是個虔誠的佛教徒,小時候帶著我跑著各大寺廟,甚至還讓我參加佛教營。但到現在對於宗教,我還是處於一個寧可信其有的狀態,應該說,我是不折不扣的臨時抱佛腳。2012年,我也曾承諾某種一生一世,但我食言了。我想是因果循環,接下來一整年我的日子像被颶風吹散的那樣紊亂。我也好想握著拳頭,對天空大喊著,「我很好!一個人也可以很好!」

如果時間是條河流,我感覺背上突然被綁著重重的鉛塊,將我沈到河流最深處。掙扎著,停滯不前。 這個早上,我按著指示在一尊尊的佛像面前真心參拜。我報上名字,住在哪裡,我說,「我知道我是個不好的人,但我已經很努力。請給我力量,請讓我在新的一年裡找到心裡的平靜。」我說的每句話,你都能聽見嗎?我會等著,等著平靜的那天,縱使內心無比寂寞。



Advertisement
梁正群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