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Share

已經十多年前了吧,我還記得把他接回家的那天。其實早在那之前就先在寵物店和他見面,妹妹特別興奮,這是她第一次養貓,妹妹說,一群小貓裡就只有他呆呆的,不像其他小貓那樣活蹦亂跳。每次看到他就像個害羞的小孩,那種在遊樂園旁傻站著,很想加入卻又沒有勇氣的小孩。我們叫他Pocky,是隻灰白相間短毛虎斑貓,他的尾巴最是特別,短短的,最尾端摸得出來有摺到的橫跡,也許是出生時不小心拗到,尾端的骨頭呈閃電狀,像哈利波特額頭那樣。

每隻動物都有自己的脾氣,Pocky很善良,很溫馴,像個好好先生,不管是誰他總主動靠近,磨蹭人家。溫哥華八年的留學生涯,幾乎有他陪伴,後來妹妹轉赴澳門工作,再回台灣,不論去哪Pocky都跟著。我們開玩笑說,他應該是貓界飛行旅程累計最多的。我看著他從一隻亂跳的小貓,到現在睡覺時間不輸無尾熊的老態龍鍾,愛動物的人都懂,他對我來說已經是家裡的一份子,像我全身是毛的弟弟,只是不會說話。

如果他會說話,他會說甚麼?他應該會說,這麼多年,你以為你看著我長大,但其實是我看你長大。你變瘦了,臉上的歲月痕跡更深了,你變得更關閉自己,你變得已經不像小時候跟我玩襪子足球的你。然後你搬了出去,我越來越少看到你,每次你離開時我總在樓梯口看著,那是依依不捨沒錯,你沒瘋。但不管怎樣,我一直知道你是愛我的。

今天傍晚在攝影棚呆坐,電話突然響起,妹妹無助哭喊的聲音從另一頭刺耳的傳出,那幾秒鐘的時間,我聽不懂她說的每一個字,像一套全新的語言。又過了幾秒,腦袋恢復正常運作,剎那間的分析運算下我終於懂。妹妹說,Pocky突然死了。我掛上電話,唸了一聲髒話,這是一年多來第二次和摯愛的貓兄弟離別,而且我又再次的錯過。

劇組貼心的讓我趕緊拍完,家裡只有妹妹在,大家也希望我趕緊回家陪她。路上,我在心裡盤算好接下來每一步,我會給妹妹一個大擁抱,認真安慰她,然後趕緊聯絡動物醫院,處理好後事,也許這幾晚搬回家住。沒想到走進我房間,看到Pocky最後的身形,我癱坐地板嚎啕大哭,心裡盤算的一切竟讓妹妹做完,她真的比我堅強太多。

回想這一年多的混亂,如果上天在試著教我一些道理,我已經猜不到祂到底想說甚麼。我只知道一個多小時前,我跪在Pocky旁邊,眼淚止不住的一直跟他說,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延伸閱讀:

梁正群:母親

梁正群:我妹妹

梁正群:謝霆鋒

Advertisement
梁正群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