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別鬧了,嚴爵先生。

「因為我是妳最需要的,無論只是現在也不排除是今後」-嚴爵,《暫時的男朋友》

先說好,我不討厭嚴爵,事實上我還挺喜歡他的音樂,而且他有一種與眾不同的氣質。第一次聽到「暫時的男朋友」,腦裡有些錯亂,愛籃球至死不渝的我彷彿聽到「籃板球」這三個字。於是我認真地聽第二遍,第三遍,原來這首歌寫的是某個癡情男子,愛一個女生愛到就算是心靈甚至生理上的替代品也沒關係。看著一些宣傳照嚴先生手握籃球,連搭上片尾曲的偶像劇也以鬥牛和籃球場為主視覺概念。我越想越怪,這世界真的有人甘願當籃板球?籃板球又真的有效嗎?

籃板球這種說法來自於英文的rebound,實際使用時並不是真的以籃板球的概念描述用一段新戀情忘記舊戀情,比較像是形容新戀情能使一個人反彈,療癒,重生,大概是這樣的意思。籃球術語裡籃板球指的是當任一個球員搶下沒投進的球,紀錄上他就算抓到一個籃板。我必須說,沒有人喜歡當個抓籃板的,就像櫻木花道,他很會抓,因為他不會投籃,不會運球。以一個籃球選手來說他幾乎一無是處。誰不希望一次就投進?籃板球代表失去的機會,代表撿人家投不進的然後自己試著補進。重點來了,補進。

談戀愛就像去一家最常去的服飾店,妳對他們的材質,設計,充滿信心。而店員也總是瞭解你的需要,不斷的噓寒問暖,對妳的身材瞭若指掌。最重要的是他們的衣服穿在妳身上就是合身,就是會讓妳自在地走在街上。哪天這家店倒了,也許妳會找到類似風格的店,也許妳索性改變穿著品味,但心裡絕對有塊空虛補不回來。以嚴先生歌詞裡的女主角來說,這癡情男能陪她渡過這段看似無止盡的悲傷。他會無時無刻的安慰,呵護,做她暫時的男朋友。那然後呢?然後她會發現這個男生其實也不錯,好像有些喜歡上這男生,但這樣填空式的愛似乎少了些戀愛該有的熱情,當情感基礎建立在依賴慰藉上而這些理由不復見時,這段愛還走的下去嗎?

至於癡情男,他願意做她的籃板球,當一個暫時的男朋友,然後呢?然後他會發現自己其實很愛女主角,愛到他想把「暫時」這個頭銜拿掉。女主角願意的話他會開心一陣子,接著發現彼此都會被上一段感情牽制,比較。他們就會爭吵,他們就會說出心中隱忍已久的話。當情感基礎建立在委屈自己上而這樣理由不適用時,這段愛還走的下去嗎?而且,男生都比較愛面子。

是我太理性還是太幼稚,我總覺得真正長久的愛情是要兩人從頭到腳徹底的愛,好脾氣壞脾氣也全數買單,因為他就是妳在這世界上的另一半。我知道機率很低,所以我大概會光棍一輩子。但我絕對不會當籃板球或變成籃板球。



延伸閱讀:

梁正群:於是長大了以後

梁正群:貓,兔子,無尾熊

梁正群:寂寞

梁正群
身兼演員、音樂人及廣播節目主持人等多重身分,參與過拜金女王、愛在桐花紛飛時、戀戀阿里山、閃亮的日子、十里桂花香等多部戲劇演出,並陸續製作沈睡的青春、人魚朵朵、基因決定我愛你、比賽開始等電影及戲劇配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