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邱瓈寬,豈止「大尾鱸鰻」而已

這幾天影劇版面都在刊登她執導的電影新聞。

臉書上我的朋友們紛紛轉載她的照片和事蹟。

她的名字應該是現今網路上的熱門關鍵字吧。

前晚的我是那受邀的上萬名首映觀眾之一,

此刻的我想起的是近16年來我和她的關係。

那一年,王菲生了 竇靖童,身為主跑華語流行音樂的我,隔天看了報紙才知道這事情,

沒猶豫,拿起A4紙寫辭呈傳真到報社,跟長官說我漏了大新聞,自請處分。

很狗屎運,長官沒理我,那則新聞的發言人叫邱瓈寬,我記得這名字,只是不知怎麼找這個人。


那時的我結婚不久。身邊的男人某天接到ㄧ通電話,然後把話筒交給我,在我還一頭霧水之際,對方劈頭就說:「你就是中國時報的趙雅芬喔,你怎麼會嫁給他啊 ?他以前跟我們一票女生出去打架,都只會躲在最後面。我一直以為他是Gay耶。」我聽了大笑,終於和這位傳說中的人物搭上線。

人和人投不投緣,完全不必強求,往往也沒有任何理由。當年她香港台北兩邊跑,我去香港出差會找她,她來台北小住會找我喝茶,我們天南地北的聊,就是不聊公事。大部份的時候,她說我聽,她罵人我勸和,那時候她的人生已經是一本江湖傳奇,有時候聽著聽著,忍不住會在心裡想著:她不出書太可惜,但全部都是秘密啊。

好幾年前我的家務事登上各報影劇版面,她在出報當天清晨五點打電話來,告訴我各報登載的內容。原本那天早上我原訂出發飛北京上海兩地出差採訪,她勸我算了,別苦了自己也別讓同行的其他記者尷尬。

離婚之後,她常常像大姐般的護著我,怕我一個人不吃飯,她會叫一桌子的菜,然後說:「幹,你屬鳥的啊。」有時候她找吃飯,我問她還有誰,她會說:「媽的,你很難相處耶。」有一回在報社,她請人開車送來一個便當,那是她在家下廚做出的熱騰騰炒米粉,我拿到之後邊吃邊掉淚,沒讓她聽出我的鼻音。

以前好多人怕她,一聽到她扯開嗓子幹譙飆髒話,就覺得彷佛大地震或被雷劈。她的確好惡分明,嫉惡如仇,有恩必報,有仇會記。別想在她面前裝懂,因為她智商真的很高;別想在她面前說謊,因為她一開口就能戳破;也不必奉承討好她,因為她直率的本性一眼就可以看穿偽善。她的弱點就是心腸柔軟無比,面對簡單純粹的人最沒轍,所以她那麼疼王菲;她拿自己的兒子沒辦法;當竇靖童還是個小女娃的時候,她是童童心中無所不能的寬姨,唯一一件事讓她非常為難,那就是當童童要她扮白雪公主的時候。

好像不能再說她的事情了,雖然我個人不怕被斷手斷腳,但好歹我也有朋友道義。往事歷歷在目,我們都走過低潮期,互勉前進,關於那些心酸的浪漫回憶,就留給她口中最常說得的那「兩億」:回憶和記憶。至於當年我們和她去日本,卻始終沒帶她去東京迪士尼玩這檔事,我想她會原諒的,雖然當時她真的很生氣。好歹,終究我們是有帶她去坐那個讓她笑得像個小女孩的旋轉木馬。

寫到這裡,我想她應該會很賭爛我為何還沒講到重點,是的,敬告各位鄉親父老兄弟姊妹阿公阿婆大嬸三姨,「大尾鱸鰻」這電影不好笑不用錢,如果有任何問題請找導演。平常不太進戲院看國片的知識分子們啊,其實偶爾看個好笑的電影對人生是有點幫助的啦,大笑總比無奈好吧,阿不然勒?

這位邱導演其實很有文采,王菲的歌曲當中,他們合作的「推翻」在我心中排前三名。阿寬把深情寫得入裡,王菲把情深唱得哀戚,很美很美的一首歌曲。聽過這首歌,你會知道,邱瓈寬不只是「大尾鱸鰻」而已。

趙雅芬
初老熟女,曾任職中國時報很多很多年,外界通稱前資深媒體人,現職為娛樂產業新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