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於是長大了以後

Share

「於是長大了以後,我們都跟那現實做了朋友。」-謝和絃,〈於是長大了以後〉

上星期天,我拖著失眠多天的眼袋和一堆小朋友看如果兒童劇團「你不知道的白雪公主」。為什麼會去,因為我的好友吳定謙在裡頭演個衛兵。就看一個平常理性面對,感性發言的183公分大男生,在台上用可愛的聲音表情加誇張的肢體動作讓台下近百名小男生小女生為之哈哈大笑,我好羨慕。跟小朋友看戲還真有趣,從進場看他們一個個抱著跟身體差不多大的加高椅墊,到聽他們嘶吼尖叫要白雪公主別吃下毒蘋果,我隱藏已久的父愛完全爆發,整場120分鐘我跟著他們又哭又笑,然後一直歎息著,「啊,我的小孩勒?」

Advertisement

這幾天還跟朋友聊到這樣的事,一般來說,通常24歲左右身旁會有一波朋友結婚,接著是28歲,再來32歲之前。數量逐年遞減。也因此每次朋友聚會也總隨著年齡增長,話題漸漸從棒球電動把妹變成結婚小孩房貸。我跟朋友說20幾歲時,媽媽總會唸著看漫畫打電動的我,「都幾歲了還在弄這些?」每次我都回我媽,「拜託,我大概到60歲還會做這些事。」誰知道這兩年,蠟筆小新看不下去,電動打不到20分鐘就暗自覺得浪費生命。我跟朋友說,現在的我會逼自己打電動,什麼都不想的一直打,不這樣的話下一步應該就是泡茶,磕瓜子,投10塊唱卡拉OK。

想想小時候的天真浪漫跑哪去了?如果是6歲的我應該也會扯破喉嚨阻止台上的白雪公主,什麼時候理性開始控制行為?什麼時候價值決定了我們在這世上的立足點?我知道這些都是成長的一部份,沿著世俗劃定的路線走著,也許路途上仍然顛頗,至少感覺是做對的事。但然後呢?我們真的比較快樂嗎?我看著台下的爸爸們有的玩手機,有的索性閉目養神,演員明明還在謝幕就急忙拉著孩子離場。我嗤鼻一笑,孩子好像變著某種必須的責任,可是台上的戲明明就很好看。

劇情最後,白雪公主吃了毒蘋果,小矮人圍在公主身旁難過。女僕煤球偷偷溜到魔鏡面前,祈求最後一絲希望。魔鏡跟煤球說要讓公主復活可以,但從此以後這世界不會有任何人記得她,她會寂寞一輩子。煤球想起小時候公主對自己的好,承諾即使身分不同,一定會做一輩子好朋友。煤球和魔鏡說,我願意,只要公主從此幸福快樂。我哭了,而且是大哭。就在那一刻我告訴自己,我會繼續打電動,每天看探險活寶還有阿甘妙世界。有一天,我會把女兒抱在腿上,看著台上的童話故事,和她一起哭,一起笑。


延伸閱讀:

梁正群:別鬧了,嚴爵先生。

梁正群:貓,兔子,無尾熊

梁正群:寂寞

Advertisement
梁正群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