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痛楚單戀的悲慘世界

刻意的不想在過年這段慵懶時期回想這部電影,但所有的音樂一直盤懸在腦子裡。

第一次看這齣百老滙舞台劇,其實情非得已。那應該是第二次去紐約,跟當地的朋友嚷著要去看「歌劇魅影」,當天沒買到「歌劇魅影」的票,反倒「悲慘世界」剩幾個零星位子,「非看不可,你以後會知道它比『歌劇魅影』更值得回味。」快二十年前這句話語,我還記憶猶新。

那次坐在劇院的感覺並不太妙。事先完全沒做功課,不知它改編自「孤星淚」,不了解它的時代背景,也聽不懂台上在唱什麼東西,被時差整得昏昏沈沈,記得的是舞台上那一艘很大的船、所有演員都穿得破破又爛爛,但幾度在睡眼掙扎之中,聽見「I dream a dream」以及「On my own」,心還是鼓動了起來,那仿佛是來自另一個國度的天籟之音。

後來大概明瞭為何這齣看似如此悲奮和熱血的戲,會搭配這般絕美動聽的女聲。雨果是如此浪漫主義的作家,他筆下的故事深情,他本身的愛情也美麗,每天收到ㄧ封來自親密愛人的情書,陽剛的內在怎能不柔軟,鋪陳的筆觸怎會不細膩?

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一種奇妙的緣份或是一個奇特的選擇,除夕夜吃完年夜飯後,進了戲院看電影「悲慘世界」。

安海瑟威出現的第二個鏡頭,眼淚就冒出來了。偷偷看了時間 ,剛好過午夜12點,迎新春,很入戲,卻不太應景,心想:「這是哪一款的新年快樂?」

安海瑟威全然進駐芳婷這號人物的靈魂,非常悲情,非得用力,安海瑟威的爆發力,是整部電影最閃耀的那顆星,「I dream a dream」,是黑暗之中的光明。

但讓我徹底潰堤的不是芳婷,而是戲裡那個叫愛波尼的女孩。她愛著不屬於她的男人,守護她的痴情,最後為摯愛犧牲,無怨無悔。

好傻的女孩啊,所有人都這麼想吧。

為愛前進需要多大的勇氣?尤其當你知道對方的心不繫於你。

暗戀是最遙遠的距離,委曲是最酸楚的情懷,成全是最孤單的決定。「On my own」其實很寫實,當心愛的人遠離,the river’s just a river.

大過年的,實在不宜掉淚。雖然知道是虛構的角色和情節,而那一廂情願的淒美,還是令人如此的憐惜。

Tags : 專題報導
趙雅芬
初老熟女,曾任職中國時報很多很多年,外界通稱前資深媒體人,現職為娛樂產業新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