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瞿友寧:親愛的奶奶,最後把我的刺變軟

睽違7年推出電影新作《親愛的奶奶》,金鐘獎導演瞿友寧這次以自己和祖母為藍本,刻劃出祖孫間深刻的情感。電影溫暖、感性,透過一個奶奶疼惜地摸著孫子頭的畫面,觀眾立刻有了共鳴,只因這是所有人心底都曾有過的記憶。

25歲前,年輕的瞿友寧驕傲、不可一世,與家人間疏離多過親近。隨著經歷事業低潮、奶奶過世累積而來的體悟,讓瞿友寧逐漸找回自己的本質,作品呈現出的溫度,更能剛好扎入人心。

現在的瞿友寧,學會平靜地去體會老天爺的安排,也懂得珍惜身邊的美好。

小時候家裡還滿苦的,一個星期只開伙一次,這時媽媽會準備10個便當盒,讓我每天中午、晚上各吃一個。但當我把便當送去蒸後,其實根本不想拿出來,因為拿出來的便當通常會有點酸或硬掉、高麗菜還變成黑色。那段辛苦的生活中,奶奶帶我去看電影這件事,就變成一個很浪漫、逃脫現實苦難的過程。

爸爸很早就過世,所以媽媽其實很嚴肅、很兇,碰到我做錯事,她會把我吊在樹上用皮帶或小竹條抽打,抽到全身流血;奶奶則很疼我,像慈母一樣把我從樹上放下來擦藥。

國小畢業後,我就開始叛逆,常在外面玩,高中又很常往外跑,半夜偷溜出去夜遊,從一開始開著大門正大光明出去,到拿枕頭、衣服變出一個人型放在床上,再鎖上門、翻牆出去,就只是想逃離,有段時間跟家人的關係是不好的。


面對失去和離別,才懂得柔軟

奶奶過世前1、2年,逐漸改變我對人生的體會,因為快要失去,所以我有了更多珍惜。我不僅用更寬容的態度去生活,緩慢自己的腳步,對媽媽也慢慢有了更多的諒解。

《薔薇之戀》中一個漫畫家說:「不論清濁,一起喝掉,總比只有單線思考來得好。」不管開心或快樂,為什麼只選乾淨的、不選濁的水喝?有時候它會帶給你不同的人生體悟,而當我們能接受的時候,才會看到不一樣的東西。

奶奶過世後,家中只剩下我與媽媽,我知道要更把握與她在一起的時間。以前我的個性很硬,那種硬像刺蝟一樣,別人說什麼,就一定要刺回去,跟大多數人的成長過程很像,但有些人最後不一定有機會學會柔軟。

我現在懂得怎麼去做,也很願意說愛,早上要出門的時候,會抱媽媽一下,或回家時帶吃的給她,變得比以前更溫暖。


延伸閱讀:

鈕承澤:失敗是生命給你最好的禮物

簡媜:人不要養著嫉妒,會把你自己搞垮

蕭敬騰:沒有自己作品,我還是個「零」

五月天阿信:找到讓夢想生存的方式

朱衛茵:如果人生只有悲觀跟樂觀,你選哪個?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Cheers雜誌網站》

※本文由Cheers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Tags :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