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週末的家庭餐廳

原田是個很大辣辣的女生。比我小幾歲,但卻像是我的大姊。留學過加拿大兩年,因此個性不太像傳統的日本人。講話很直接,好惡分明,要是遇到明明自己是對的事,卻遭受到不合理的對待,那麼絕對不會委曲求全。

最近一次跟她碰到面時,我們聊到一個人吃飯這件事。我跟原田說,覺得東京是個「對一人吃飯」比較友善的城市。比如東京每間餐廳一定都有櫃台式的座位,面對的是窗外漂亮的風景,或是美味源頭的開放式廚房,讓一個人進餐廳的客人有自己能享受的世界,不必受到隔壁桌雙雙對對的干擾。

原田聽了以後,卻告訴我:「那並不包括週末的家庭餐廳。」

她上個週末晚上因為忽然很想吃牛排,就到住家附近的家庭餐廳。平日的家庭餐廳,一個人進場用餐不是太稀奇,可是,週末的餐廳幾乎全是家族全員來用餐,沒有一個人的。

原田領了號碼牌候位,好不容易等了二十分後輪到她,但服務生卻跳過她,要下一組三個人的進場。更誇張的是接下來一直跳過原田,都過了五組,還是沒讓她進場。先進去的,都是三個以上的客人。

要是一般的日本人,尤其是女生,一定就這樣乖乖的等下去。他們會覺得一旦抗議了,周圍的人就知道自己是一個人在週末來吃家庭餐廳,很淒涼。再加上可能過度體諒他人,會認為餐廳要是先空出來三到四人的座位,理應先安排三人以上的進場。反過來要是先空出來一個人的座位時,也會先讓號碼在後面,卻是一個人的先進去。於是乎,自己就會默默接受這結果。

「不過,這個前提應該是,店員要先來知會我,告訴我『不好意思,因為一個人的座位還沒空出來,能不能讓三個人的先進場呢?』而不是什麼也不說,一直跳過我,讓明明號碼是後面的人先進去。」

原田立即點出了盲點。我完全同意。

「所以妳怎麼上前『糾正』店員了嗎?」我問。

「我就是把剛剛說的那些話,在店員面前講了一次。不過,他們並沒有提出解決的方式,只是模糊地說,要我再稍等一下,一有空位馬上安排。」

實在受不了的原田,把號碼牌丟還給店員,離開了餐廳。她走進隔壁,一般來說日本女生也不會走進的吉野家,點了一碗熱呼呼的牛丼飯,吃得很愉悅。

「沒什麼了不起的。反正牛丼也是牛。」原田說。並且提醒我,最好下次也別選在週末,一個人去家庭餐廳。

「讓一個人吃飯有歸屬感的地方,才有資格稱為家庭。」

原田意味深長地說。

張維中

旅日作家。在新潮城市中保存雋永情調;在老舊下町裡釀造新鮮模樣。出版作品有小說《戀愛成就》,旅遊隨筆《東京,半日慢行》,散文《東京模樣》等書。


官方網站http://weizhongzh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