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王偉忠:孤芳自賞沒意義,要敢參與!

綜藝教父從「我是歌手」看台灣影視產業的機會

大陸湖南衛視「我是歌手」邀請專業歌手比賽,在兩岸造成話題,台灣綜藝教父王偉忠如何解讀「我是歌手」走紅的成功秘訣以及爆紅現象,台灣電視圈從中學到什麼?

「我是歌手」節目中,誰被淘汰已經不重要了,因為名字是「我是歌手」,而非「我是歌王」,重點在於歌手被尊重以及擁有一個表演的舞台。

這個節目提供歌手舞台,參賽者願意跟大家同台競技,就像武林大會、華山論劍,有人擅長旱地拔蔥,有人擅長隔山打牛,每位歌手對歌的詮釋不一樣,重點在於電視台給舞台,歌手認真選歌、彩排、編曲,想辦法呈現最完美的一面。

我們從螢光幕上看到,每位歌手上台前都有恐懼徬徨,但他們都很投入欣賞別的歌手唱歌,這些都有音樂的感動在內,比如第九集,辛曉琪原本要演唱蘇芮的《一樣的月光》,但為了緬懷不幸身亡的長春嬰孩,而改唱蘇芮的《親愛的小孩》,她要傳達的就是對社會的關懷,比賽成績已不是她最在意的。

目前「我是歌手」七個參賽者中,有四位台灣歌手,我不禁要感嘆,這個節目應該是我們要做,像彭佳慧歌唱得好,在台灣市場上,他還是最好的歌手,但她曝光的機會比沈玉琳少很多,我們真的對不起這些人才。

但很多時候市場決定一切。以「我是歌手」的製作費,跟台灣選秀節目至少差十倍以上;這很現實,他們有觀眾群,有這樣的市場,有多少市場就有多少製作費,大陸的電台可以有這樣的條件去做,表演性節目一定要大成本製作,因為高成本,台灣電視台做不了大型製作,因為不可能拿10塊錢做100塊錢的事。

電視還是表演,整體的氛圍很重要。「我是歌手」的音樂整合、收音都是大製作,最花錢就在這個部分。另外,看電視跟聽歌又是兩回事,他們是一人一機跟著拍,就像電影一樣,花很多時間在後製,剪接像戲劇一樣,大陸節目有時候錄影時間很長,而台灣因為成本問題,帶狀節目一週的集數往往是在一天之內錄完。所以「我是歌手」很容易把好鏡頭留下來,台灣頂多出動五部機器拍攝。

你問我「我是歌手」成功關鍵,我認為過去都是素人比賽,現在是歌手比賽;加上有韓國成功的實驗;湖南衛視買進版權後有加入中國感情因素,又廣納其他地區歌手。

台灣要做這樣的節目很難,第一我們的品質做不過人家,第二大陸給的費用夠高,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第三就算被淘汰也不會丟臉,因為能被邀請到那個舞台就已經有一定的資格。

台灣市場小,人才必須輸出,還好有大陸市場,因為隨著大陸當年對台灣流行音樂的喜歡,他們才能在這裡找到出路。不然你看王夢麟、趙樹海民歌手那一代還在,接下來羅大佑、李宗盛,再來伍佰這一代,周杰倫也有一片天、五月天也有一片天、林宥嘉也有一片天。大家都還在,但,台灣市場就是這麼大。

在大市場只要做對一件事情,在小市場要做對一百件事情,因為競爭的人非常多。台灣需要大家一起合作,好的東西大家一起輸出,弄不好大家就變一桶螃蟹,大家一起拉下來,變成內鬥內行、外鬥外行,久了這變成一種狀態。

兩、三年前我有想過一個案子,還想找小燕姐來主持,給資深歌手一個舞台,比如很多年輕人不知道林慧萍是誰,但我看林慧萍還是能唱的玉女歌手,應該有個節目來消化這批人,結果台灣因為市場小,加上歌唱節目成本高,包括舞台、燈光、樂隊、編曲、歌手、主持,製作單位根本無法負荷高成本的製作。

既然我們沒有製作費,每週製作這樣的歌唱節目,台灣還是要試圖爭取比較大型的表演、晚會,不管是金馬獎金曲獎,至少一年要作個幾次旗艦型的東西,把資本集中,給電視圈好好發揮的舞台。

華人流行音樂還是台灣領導,這個地位,需要大家一起努力,就像你想到jazz你會想到紐奧良。不管中國、香港或是新加坡,台灣扮演很重要的角色,當初我們為什麼要把星光大道改成華人星光大道,就是這個原因,但我現在很擔心台灣會失去這個角色。

台灣公共電視台至今還沒有發揮很好的調適效果,商業電視台當然唯利是圖,一個社會要靠機制解決問題,不能靠良心。在機制不能解決的情況下,商業電視台當然希望成本小利益大,很多節目當然就萎縮。

當初我想辦法投資華人星光大道,以電視台出的錢不可能做到這個規模,這不能怪電視台,但當時文創一號投資華人星光大道被修理的很慘;最近,關於娛樂不是文化炒的很兇,事實證明,流行音樂真的是軟實力。

台灣的抱怨文化很糟糕,這個觀念要經過很多次痛苦才能覺醒,一天到晚抱怨沒有用,永遠都是失敗主義,至少要拿到參與權。現在有很多東西,台灣要做,根本沒有能力,賺錢的電視台跟文化部合作,馬上就被修理,這就是現在麻煩的地方。往前走的人比較孤獨,而且在台灣會受批評。

大陸的市場,比較不敢創作,因為需要上面審核,他會請外國團隊幫他,然後從中學習,可以先把技術部門做好,不走創意,大陸走正規軍的路線,引進國外的節目,然後加入中國自己做節目的精神,加上台灣的選手,華人世界的概念,他就越做越強了。

你看甄嬛傳,就是以前瓊瑤的戲劇,現在被大陸學去了,中國拍古裝劇,才拍得出這樣的東西,他們把人情事故的東西放在清宮劇裡面,你說台灣的影城都沒了,怎麼能拍出這樣的東西?

中國影視圈現在是做老二的心態,因為做先鋒會失敗,他們不鼓勵大破大立。而台灣在華人世界的創造力比較豐富,相較中國的發展,台灣因為錢少,所以很多怪點子,很多「從另類變主流」,這也是台灣的優勢,台灣可以培養很多另類變主流的人。但是你從一粒沙看世界,以後台灣的產業都要走自己的路線。

台灣是個自由市場,沒有保護政策,不像韓國很多電視節目你是進不去的;其實台灣做影視的人的確需要政府政策協助,想辦法幫忙拓展市場,這是在保護台灣的文化與影視發展,當然,民間也要想辦法找到藍海。

我進電視圈快四十年,還在戰線上,還是希望幫助年輕影視製作人,給他們一個環境、機會,很多事情我都是做先鋒,也死在沙灘上變成祭品,就算被罵,還是會熱情地說出我心裡的話,還是在思考如何智取機會,想辦法以小博大,怎麼拓展台灣的空間。大陸在華人市場真的有位置,我們真的要想想應該怎麼進去,怎麼找到自己的位置。

我快六十歲了,退休也沒關係,看現在年輕製作人,待遇機運都沒有以前好,我看了很心疼。過去,香港、韓國、大陸都來參觀,台灣因為市場小,越來越後退,現在看著別人跑得比我們快,那種心理的慌,回到自己的心靈小窗,連自己都看不起自己,自信心都沒了。

如果我們都是歌手,我們在這世界上唱我們自己的歌,我們當然需要一個碼頭,需要喝采,有人尊重我們,讓我們找到自己的價值,人必自重而後人重之,反過來人重之而後自重。

其實淘汰沒那麼重要,只是表現得沒有上一次好,關鍵在於要敢參與,「我是歌手」這個節目重視歌手,如果人生只是孤芳自賞,那沒有意義。我看歌手上舞台,跟人上人生舞台一樣,上場都會怕,但是要有guts(膽識)。台灣的影視圈也需要勇於嘗試、放手一博的膽識。

閱讀全文請至今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