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這些女人教我的事

Share

這些女人教我的事,我花了半輩子才領悟,而且還在學習中。

Advertisement

我的母親

回想­二十幾年前的紐約,外面下著大雪,母親在車上等著載我去搭地鐵上學。十分鐘過去了,我還在房間裡急著找一雙對稱的襪子。碰一聲,老爸從主臥快步走出來,打開門對外面喊:「不要等了!讓他自己走路!」

我心一涼,光著腳衝到門口,看見車子還在車道上,排氣管正冒著煙,想必車上的母親也在冒煙。但我知道,儘管她會一路把我罵到地鐵站,她還是會等。

我爸說,讓我撲空幾次,我就會懂得守時了,但他不知道我為了功課熬夜到多晚,隔天要趕的晨考多重要。他強調結果,但我媽瞭解過程,所以她會等。

大學放假回家,母親會把我在家裡講的長途電話一一在帳單上用螢光筆勾出來,跟我明算帳,但之後又會塞個大紅包給我,還擔心我不夠用。她屬虎,是個名符其實的「虎媽」,但她的強,其實是為了給我們後盾。從小學到大學,從我到妹妹,她總是在一旁協助著、督促著、等著,而當我父親把子女教育寫成暢銷書,媽媽不是主角,她也不介意。看到兒子出頭,她就很滿足了。

她最近告訴我:「孩子對父母最大的孝順,就是把自己照顧好。父母能給孩子最大的幫助,也就是把自己照顧好。」這句話,讓我點滴在心。


我的太太

回想十年前的台北,我認識她時,也正是我玩得最起勁的時候。當時曾跟她說:「我還不想交女朋友。」沒想到她酷酷地回:「我給你三個月。」她不玩那死纏爛打的遊戲,而不到一個月,我就收山了。

她十八歲在咖啡店端杯子,大學一路半工半讀,從廣告公司小AE做到品牌主管,看似瘦小,卻可以在路邊一排機車中徒手「喬」出車位。即使現在開著家裡的巨大SUV,她還是能很靈活地在路中鑽來鑽去。

有一次,我去微風買電影票,排隊等很久,打電話告訴她,她立刻說:「樓上也有售票口啊!何不去試試看?」結果我上樓,果然沒甚麼人,一下子就買到了。這件事讓我學到,我這個長春藤畢業的死腦袋,有時也需要一點「鑽」的聰明--畢竟這就是Taiwanese Way!

我太太是個典型巨蟹座,「殼」很硬、心很軟。很多朋友認為我處處讓她,但其實她也讓我。在一起七年,她一直不確定我是否會跟她求婚,但也沒抱怨過。某年情人節,她竟然還跟我說:「不要再給我買花了,好浪費。寧可存錢,改天去旅行。」

她教我的,就是並非每個女生都要九百九十九朵玫瑰。享受生活,不需要奢華的形式。務實也可以是一種浪漫,這是讓戀愛維持長久的一個重要條件。對這點,我揪感心!


我的女兒

女兒剛出生時,有位記者問我:「你覺得她是你上輩子的情人嗎?」我當時很不以為然地回答:「這說法實在太矯情。」但當我第一次抱著千千,感覺她靠在我懷裡入睡時,就開始後悔自己那麼鐵齒。

一轉眼,千千已經快三歲了。現在的她,會不時趁著我在做音樂,跑進工作室跟我點歌。她最近愛的歌曲是南非歌手Miriam Makeba的 〈Pata Pata〉。我們隨著音樂跳著跳著,她還會轉身把房間門關起來,讓我們兩人能在小房間裡獨處,用最滑稽誇張的方式手舞足蹈。現在,我徹底把之前說的話吞回去。

她教我放鬆,也教我正經。有了她,我的生活變得更踏實,思考更穩重,行動更迅速。為了她,我會鑽。為了她,我會等。這會兒,另外兩個女人教我的事都能派上用場了。

三個女人,讓我站得起來,走得下去。如果輪迴是真,我相信她們與我上輩子都有緣。

更巧合的是,她們的農曆生日,竟然都是同一天!我母親和我女兒,整整相差了一甲子。三個人的星盤排出來高度相似,貫串了命理時空。

你說,這是不是上天注定?我多麼幸運,竟然是被三仙女圍繞的男人啊!

本文出自《跳痛人生》時報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想看更多到讀冊】


更多劉軒的跳痛人生:

男女消費大不同

策劃過的自己

給女兒的一封信

職場女人硬起來

Advertisement
劉軒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