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走出來的人

忘了在哪一趟飛行旅途中,看了中山美穗和向井理主演的電影《巴黎鞋奏曲》。稱不上是令人耳目一新的故事,要是挑剔的話,還有不少老套的橋段。不過,我還是邊吃飛機餐邊看得很開心。一不小心就看完了,都忘記我最愛的睡覺這件事。

不覺得有些電影的氣氛,就特別適合在飛機上看嗎?幾萬呎的高空上,離開了出發地的繁忙工作,而在落地以後要做的事情又尚未開始。於是,在飛行途中的這個促狹的空間,你把你自己丟到了雲端傳輸上的保鮮時空,保鮮一段純粹輕鬆的自己。飛起來的時候,就有旅行的氣氛,因此飛機上看電影我不愛沈重的,覺得就該看些令人神清氣爽的愛情小品。

在事務所的下午,想要休息一下不碰電腦時,我習慣翻閱吃喝玩樂的情報誌或男性時尚雜誌。昨天翻到向井理時,想到了那時候在飛機上看的《巴黎鞋奏曲》。突然覺得,向井理怎麼樣也不太像是真的從巴黎街頭走出來的日本人。放在中目黑、表參道或青山就沒問題了。至於中山美穗倒沒什麼「違和感」,確實很像是會在海外現身的日本年輕貴婦——老公努力在辦公室賺錢,老婆穿著華服喝下午茶或去做SPA。不過,事實上中山美穗應該賺得比她小說家老公來得多。

日本街頭有很多這種讓我覺得「從哪裡走出來的人」存在著。每一季雜誌宣告最新流行的穿著與配色時,這裡或那裡,就總能看到好像從哪本雜誌走出來的人。這種「走出來的人」在我們事務所裡也存在著,但是跟時尚雜誌沒有關係。

在事務所裡有好幾個人都像是從另外一個國家走出來的。雖然他們全是日本人,但酷愛旅行的他們,好像去哪裡去久了,或者眷戀哪裡時間久了,整個人的氣氛也就染上了當地的氣氛。其中的太内先生,是我和靜姐公認最像是從倫敦走出來的人。紳士的氣質,喜歡的事物等等,很應該到下個星期去英國的,結果最近卻是搬去了越南。

昨天他在臉書發了一張照片,是茶館裡一只穿了繩子的陶杯,因為一不留意,喝茶時水就從孔裡溢出來,把他褲子弄得一片溼的無奈照片。大家都回覆留言,表示怎麼會想到發明這種奇怪的杯子呢?太內先生等到大家都憤憤不平告一段落後,只是淡淡地寫著:「極富深意的杯子。告訴我們任何事情都不能大意。」這應該是不帶任何「氣」的結論吧?從倫敦走出來的太內先生,我們只能在東京默默地祝福他繼續保持優雅的風範,走進胡志明裡了。加油,好嗎?

張維中

旅日作家。在新潮城市中保存雋永情調;在老舊下町裡釀造新鮮模樣。出版作品有小說《戀愛成就》,旅遊隨筆《東京,半日慢行》,散文《東京模樣》等書。


官方網站http://weizhongzh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