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沒想到,我竟然敢發明星夢

Share

文/貴婦奈奈

我從未跟別人提過我想當明星,像喜歡天鵝肉學長一樣,是不能說的秘密。

我一直期待有個天上掉下來的機會,讓我可以不靠學歷就能翻身,所以特別喜歡看選秀或歌唱比賽的節目,評審說的話我雖然沒抄筆記,但全刻在心裡,呼吸、換氣、咬字、情感、音準、收放大小聲,非常認真學。這些節目給我一個希望,或許我也可以靠比賽一炮而紅。

國二那年,一九八八年,我最鍾愛的選秀節目是《TV新秀爭霸戰》,這是台灣電視史上第一個為(跟我同年齡的)年輕人舉辦的選秀節目,早前的比賽節目是《五燈獎》《六燈獎》,相對起來參加者年紀更大,比賽更難,過程更長,還在學校念書的年輕學生很難有機會出線。

一九八七年七月,台灣解嚴,日本流行文化開始進入台灣,日本翻譯雜誌紛紛出刊,終於有機會認識除了費翔、楊凡、徐乃麟、楊耀東以外的青春偶像,少年隊、光GENJI、男鬪呼組、吉田榮作、加勢大周、風間徹和阿部寬……哇!我的眼界大開!看男人的眼光也更上一層樓。

演藝圈也受日本流行文化影響,開始複製日本明星的出道模式,打出團體牌(出道機會越來越多,一人紅,整團升天),偶像年輕化(十五到十八歲,和自己的年紀好近),經紀公司靠選秀節目挑人出道更方便,於是有了《TV新秀爭霸戰》。這節目給許多年輕人一個翻身的好機會,給十三到十五歲有才華的少男、少女一個舞台,讓他們可以靠自己的能力改變未來。

好多人都從這個比賽出道,紅了又紅,紅了又紅,這節目的影響超過二十五年。 當時節目廣告打出:「才藝美少女選拔賽,報名資格……」我直覺它在呼喚我(自以為啦),看到廣告心臟就狂跳。

可是,台北好遠好可怕,對台南人來說,台北就像另一個世界。可是,我沒有好看的衣服上電視。可是,我不美。可是我的才藝還上不了檯面。可是,我還是學生,學校課業怎麼辦?可是爸媽反對怎麼辦?可是……

好多可是。

想做只有一個原因,不想做卻有一百個理由,「可是」的後面永遠是藉口,說穿了就是心裡沒那麼想,自認自己沒那個命。

我好想知道哪個幸運的人可以得到才藝美少女的頭銜?密切關注這個節目。

徐若瑄當年用本名徐淑娟參加《TV新秀爭霸戰》的才藝美少女選拔。她一出現,我就看好她,也一路支持她。她有一雙又萌又電的大眼,還有無敵甜美的笑臉,非常吸引人。最後一關,她選擇表演的才藝是插花,一邊放電一邊把天堂鳥插入花盆裡,小小出槌,吐吐舌頭,更添可愛,無人能出其右的輕鬆奪得第一名。

她第一次參加比賽,沒有後台也沒有家世背景,還是學生,家住台中,大老遠不辭辛苦、不畏恐懼的北上比賽。她好勇敢,這一戰,從此改變她的命運,順利加入超夢幻的少女隊,幾年後又遠征日本發展,帶著她的勇敢,是少數從日本紅回台灣的女藝人。

好想成為徐淑娟,好想和那群超棒的人一起練習,一起表演。好想,好想,體內的血液慢慢加溫,還沒沸騰,馬上就被一桶冷水潑過來。我自己潑的。

我不敢!一想到上台表演,便渾身發抖。

我想要,卻不敢要,因為我不配。

本文出自《有多想要,就有多幸福》圓神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想看更多到讀冊】

Advertisement
圓神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