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認地圖

Share

每年到了夏天之際,公司開始準備秋冬更新版的書籍時,就會進入相當繁瑣的地圖校正作業。我跟日本前輩共同負責每一張地圖的校正,工作的形式是手工業,拿著各種顏色的筆,增刪及畫出需要更動的建築、店面和街道,最後再交給美編進電腦裡修改。在原本就已經密密麻麻的地圖上塗抹著,真怕自己沒迷路,修改的美編卻已走失。常常在把校正的地圖檔案傳送出去時,幾乎都可以想見美編收到地圖時的哀嚎。

日本人是擅長畫地圖與看地圖的民族。日本出版社的導遊書地圖總是非常詳盡,而且畫得清楚且漂亮。之前iPhone推出自家地圖APP時荒謬百出,那一陣子,推特上老是在流傳各種令大家貽笑大方的螢幕快拍照。照片上那些陰錯陽差的地理位置,對於地圖敏感的日本人來說,肯定是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想想也是,別說GPS地圖了,光是東京都內龐雜的地鐵電車路線圖,就得以說明如果想好好生活在這座城市,卻對看路線方位圖感到苦手的話,將多麼難以自在生存。地圖不好,是走不到想去的目標的。

有一天,社長問我:「台灣人也擅長看地圖嗎?」我想應該是的。所以很多來日本玩的台灣人,即使不怎麼懂日文,拿著日文地圖也可以成功移動。我說:「那可能是因為日本的地圖畫得容易懂。」不過,幾乎每兩個月就因公會跑一趟曼谷的社長卻告訴我,他發現泰國人就不太會看地圖。即便是同樣一張日本人繪製的地圖,翻譯成泰文給當地人看,他們似乎仍喜歡用口述的方式更容易明白。

社長跟我聊完地圖的那天晚上,我在新宿的某間店裡,看見了好久不見的悠太君。自從他傳來簡訊告訴我,因為打網球受了傷暫時不方便外出,就這樣過了好幾個季節。我們沒有再聯絡,但我知道我會遇見他。東京再怎麼巨大,這城市裡的世界,有時候比心還要更狹小。

如果我就這麼站在電扶梯上不動,那麼到了地面時,悠太君就會恰好走到我面前。第一句該打招呼的問候應該說什麼呢?要主動開朗地喚他,或者讓他先叫我,我再裝出很驚訝的表情嗎?終於,電扶梯到了底端。悠太君在絕妙的時間點上,拐了一個彎。最終,我們沒有也不必有機會向誰打招呼。

我們在新宿;我們不在同一張地圖上。這樣也好;這樣很好。


更多張維中的日本生活…

喜歡,不喜歡

愛就是跌跌撞撞

丟衣服

Advertisement
張維中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