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消費末日

Share

文/林夕

在台灣瞥見一廣告:「這是五月天最後一張專輯」,什麼?「五月天」要拆夥了麼?然後,再來一句:「如果明年就是世界末日。」噢,原來是這樣。

寫這個文案的,真會玩末日這個話題,起碼第一次看的時候,有過「驚嚇」的瞬間,最後一張「五月天」了,不買沒得買,不聽沒得聽了。末日,至目前為止最大的「意義」,不正是勾起一片及時行事行樂的想法,來不及了,快快快,別什麼什麼得太遲。

這廣告要是在香港播出,會不會招惹投訴,說什麼引起公眾情緒不安?難說。

就是投了大概也像是無聊之下找人傾訴傾訴一下吧。那麼多的歌在誠懇認真地唱好世界末日,用一種反省剩餘日子怎麼過的方法,又何曾驚嚇過誰?

沒有。起碼透過大眾媒體所看到的世界,末日只是個話題,一個用來提供話題的話題,是邊吃花生邊閒聊,而不是手持一根蠟燭或是念珠談心;一個被消費的話題,沒有誰虔誠地相信,半信半疑或索性不信的,只拿它來消費,像以此為題的不少好萊塢大製作,消耗掉了,得出個珍惜生命,愛護地球的教訓,當然放在首位的,還是個人有什麼未了的心願之類。

也像所有那些末日電影一樣,看完了被稍微震撼了一下,想想末日想怎麼過,有時候,還真像過節般,與「這個聖誕節要怎麼過有什麼節目」,沒有什麼分別。然後,電影落畫了,如何才不枉此生的大計與震撼,也就功德圓滿了。

的確看不出有誰認真地把末日看成末日,動一動嘴皮子,動一動念,即過活如常。

要是動真格的,應該立馬當下即刻什麼都不做,一直不想上的班,只為掙錢是不得不幹的活,一律放下職員證立地成快活佛,只做渴望已久而做不起的事。

有誰這樣大手筆,壯懷激烈的請舉手。這才是真信。虔誠的信仰,不留後路。一往無前,在僅餘的一年當中,生活來個徹底的轉型,沒一分鐘是白過的,沒一呼吸是白活的。在那麼多無辜又也要的羈絆中解放出來,終於當了時間的主人,絕對專制的君主。

聽起來,這個做法還真不賴,可是這等末日「狂熱」分子都在哪?

末日如此恐怖又莊嚴,做個狂熱虔誠的信徒不容易啊,萬一辭了職,賣了房,結了個以為是留個念的婚,千金萬欲散以後,末日卻沒有來,那時節,那爛攤子怎麼收拾?即便可以善後,姿態也挺尷尬的。

當然,瑪雅曆法失靈,按目前生態發展生活方式持續下去,末日還是要來的。這次不靈,就當演習好了,這一代白演習了,也留個參考給下一代,也不枉此信了。

本文出自《都什麼時候了》遠流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想看更多到讀冊】

Advertisement
遠流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