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找觀眾還是找知己

這個夏天颱風不多,整整一百天在兩岸跑來跑去,完成了「中國夢之聲」的評審工作,新鮮有趣,看到不同世界。

大陸的電視節目過去以歷史劇獨尊,近年來時代劇「蝸居」、「失戀33天」找到了觀眾,綜藝節目則大量引進國外版權,讓五大衛視東方、湖南、江蘇、浙江、安徽收視拚得火熱。過去偶像都來自香港或台灣,這回「中國夢之聲」挑明找偶像,但海選太難,有草原、麗江、蒙古、東北、美聲、山歌、民族、都會流行,型態太多,看完眼都花了,真是大開眼界。

不論星光或是夢之聲,選秀孩子們共同特色是出身都很辛苦,似乎不苦不會進演藝圈,能在家庭庇佑下好好讀書、工作,又何必做這行!往往苦孩子才生存下來,因為成也苦、不成也苦、過程中都苦。紅了,許多人來沾光,要盡力維護名譽,卻難免沾惹一身腥。

一百天來一路較勁,最後李祥祥、央吉瑪進入總決賽,兩人路數截然不同。

央吉瑪是藏人女孩,上節目想宣揚門巴古調,常演唱母語創作,製作單位曾希望她的樂風顧慮一下通俗市場,但唱了一回王菲、受到很大打擊,央吉瑪說,「人生太短,來不及模仿別人」,堅定走自己的路。

冠軍李祥祥很像羅志祥,能唱各種路線的歌曲,得到最大公約數的支持。最後一集收視拿下當天冠軍,動輒好幾億觀眾,讓李祥祥成為名符其實的中國偶像。

選秀像人生,有人追求大眾肯定,有人終其一生默默找知己。如果我是央吉瑪,會以亞軍為榮,因為堅持做自己,求仁得仁。

上週,大女兒十八歲生日,她從五歲開始的好朋友們齊聚一堂慶祝。老婆說,這種場合我應該與女兒共舞,想法很好,但真要在大家面前跳舞,很尷尬….。老婆從小沒啥青春、更沒有一同長大的朋友,十八歲時父親重病在床,她必須打工養家,直到生養孩子才陪著女兒享受到童年與青春,所以偶爾穿著青春一點,我怎麼敢怪她。在老婆堅持之下,我與女兒跳了一支布魯斯,幫她圓了與父親共舞的夢。

大女兒穿著洋裝、高跟鞋,幾乎跟我平高,右手托著她的手膀、好紮實的感覺,想著她的未來,要在茫茫人海,廣大社會中做人做事,是找”觀眾”?還是找”知己”?任何選擇都要付出代價,想找”觀眾”,觀眾越喜愛必定越挑剔;找”知己”,意謂著掌聲少,寂寞但堅強。

回想十八歲的我,一心想要找觀眾;即使現在將往八十歲奔去,好像還在找觀眾。但奇怪了,觀眾越找越少…,知己呢?如果您還看我專欄!謝謝了!

本文出自《今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