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代替月亮懲罰你

在我很小、很小的時候,中秋節的夜裡可不是忙著低頭看肉烤熟了沒,而是真的會抬起頭望月亮的。那時流行辦中秋晚會,在家裡看電視轉播,然後剝文旦吃月餅。不看電視的話,大家會去公園裡席地而坐,以賞月之名,其實還是吃吃喝喝,只是移到了戶外。當然也會準備其他的零嘴吃,什麼都有,就是沒有會把空氣搞得烏烟瘴氣的烤肉。

一回溯起來,我想到小學時,或者是更小的時候,還跟過爸媽一起去中正紀念堂的廣場賞月呢。你沒聽錯,是去廣場賞月。就是一堆人鋪著報紙坐在地上喔,其實什麼事情也沒有。不是來看演唱會,也沒有任何的表演活動,就是純粹在這一天,為了月亮而來。真是哪來的閒情雅緻呢?那時候竟一點也不覺得無聊。回家時,廣場就會開始廣播要大家帶走垃圾:不要讓嫦娥笑我們髒。

這一天,我和山田君去了橫濱的中華街。因為走進一間賣月餅的店,他說他從未吃過月餅,也不太清楚中秋節,我於是決定買幾個給他嘗嘗。一邊結帳,一邊就開啓了賞月的話題。我想,二十幾歲的山田君,要是生在台灣的話,大概也是從小就在中秋烤肉的族群吧。

他聽了我細說往事以後,確認似的問道:「所以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吧?台灣人現在過中秋,就是烤肉節,不會有人去廣場賞月這種事情了囉?」我點點頭。山田君若有所思。我以為他覺得我的中秋回憶很有趣呢,沒想到他竟然開口,輕聲地說:「那,以後盡量不要在二十歲出頭的人面前,常講這些事喔。馬上就覺得你真的是前輩了。」

我一時語塞。走出店裡,山田君嚷嚷著說要吃月餅。還有點恍神的我,把紙袋打開,決定讓他自己抓一個。結果他挑到了雙黃月餅,咬了兩口,就皺起眉頭來。果然如我所料,日本人不太能接受甜甜的紅豆泥裡包鹹蛋黃這種搭配。像是蛋黃酥,他們也不愛。

山田君把吃了一半的月餅拿到我面前,意思是不吃了。我不說話,搖搖頭,他只好又默默地收手,繼續努力把剩下的一半給吞完。看他一臉好像受罰的表情,我覺得好笑。

山田君,四個月餅只有一個是包蛋黃的,你偏偏就抽到了。只能說,你剛剛真的講錯話了。這個雙黃月餅,就是要代替月亮懲罰你。

張維中

旅日作家。在新潮城市中保存雋永情調;在老舊下町裡釀造新鮮模樣。出版作品有小說《戀愛成就》,旅遊隨筆《東京,半日慢行》,散文《東京模樣》等書。


官方網站http://weizhongzh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