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賈伯斯】『我沒有討厭披頭四,但他們就不是巴布狄倫』他說。

Share

只要蘋果一推出新的手機,朋友圈中總是會來一次關於其擁護者和欠罵者的辯論。當然,新聞媒體的評論方向是罪魁禍首之一。

Advertisement

『沒有驚喜?啊你們是要什麼驚喜?下次出一支和三星長得一模一樣的i phone好了啊,夠驚喜了吧?』我沒好氣的在聊天室丟下這句話。

從我高中開始可以擁有電腦時,我就從來沒有購入過所謂桌上型電腦。並且在告別了第一台有著可愛小紅點的IBM手提電腦之後,我就一直使用著麥金塔系統。雖然一直有人說像我這類人「就是喜歡與眾不同」,而我也總是用「麥金塔真的比較好用」來反駁。但到了現在這終於可以坦承面對真實自我的年紀,我要說,我不是喜歡與眾不同,我只是痛恨「一定要一樣」的潛規則。

我們的社會總是隱隱約約的在傳播著「不合群不應該」的觀念。

早期,當我的麥金塔系統還常無法讀取其他作業系統的檔案時,就老是有人說我是自找麻煩。『何必選一個和大家都不一樣的系統呢?』,他們覺得我活該。但奇怪,我用什麼系統關你什麼事呢?反正檔案讀不了的是我,要想辦法解決的也是我啊,我都不嫌麻煩了。更何況,我為什麼要為了你們的習慣,來改變我的喜好呢?

當時我就是這麼想。

那個時候年紀還輕,總帶著些拿叛逆當快感的自傲。但我卻也就這麼一路保持相同的想法到現在,從未改變過。那麼,這應該可以算是我的人生真理了吧?

所以當媒體老愛說新款i phone螢幕不夠大的時候,我就在想,要大螢幕就去買有大螢幕的手機就好啦!要拍照畫素厲害,就去買相機、要功能花俏就去買Htc啊!世界上有那麼多選擇,為什麼非得要把蘋果手機改成別牌手機的模樣,然後再來買蘋果手機呢?

我並沒有覺得蘋果出產的手機就特別好用,我只是不懂為什麼大家都一定要是同一個模樣。

所以當我不管是之前閱讀賈伯斯的傳記,或是這次看賈伯斯的電影時,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種孤僻觀都相同的關係,我對他這個人的處世觀點,我並沒有什麼太大驚奇,反而覺得理所當然。

我相信這也是所謂「老蘋果」們大部份的特性。

喜歡完全的自由感,所以要非常輕便好移動的電腦/不喜歡麻煩的細節,所以選擇以本能出發的使用功能。就是這兩點,說明我族人類孤僻之必要。我不在意你怎麼想,就如同我也並不會硬要誰怎麼樣。孤僻不在於形式,而是感受。

為什麼人們總是想要把別人改成自己?這是我們永遠不理解,也做不到的。

就像當他冷淡的叫他已經懷孕的女友滾出去的時候,我的確覺得他女友當時哭啼的模樣很討人厭。『不要用情緒綁架我。』我也曾經如此冷淡的對著某一前任男友的淚眼這麼說著。當時的我說完就走,沒有給任何人轉圜的餘地。

就像當年的我,明明知道麥金塔的確跟很多單位所使用的系統都不相容,以致於造成了甚至連列印、影印這種基本簡單的事都會有困擾,但若比起非得卑微的放棄自己所愛的,那寧願不相容。

與世界相容絕對(本來)就不是我們的初衷。

我或許孤僻,但是我就是我。可能跟你不一樣,但也不關你的事。


★電影簡評:

【賈伯斯】 Jobs/美國/ 上映日期:2013-09-27

借用一句電影中,賈伯斯和好友談論音樂的台詞: 『我沒有討厭披頭四,但他們就不是巴布狄倫』,同樣的可以來解釋『我沒有討厭別的電腦系統,但它們就不是麥金塔。』。以及『我沒有嫌棄飾演賈伯斯的艾希頓庫奇,但他就不是…』。

這話就講得過份了我知道,畢竟這世界上再沒有另外一個賈伯斯了,同樣的也不會有另外一個艾希頓庫奇。可偏偏這是電影世界,不是個人的真實人生。艾希頓庫奇要演出賈伯斯也是他自己選擇的,也是導演和製片方決定的,所以不可能不面對關於「比較」的這個問題。

艾希頓庫奇沒有演得不好,但他真的就無法讓人相信螢幕裡的那個「他」,是一個會發展出影響整個世代電腦使用習慣的人。 由於以人物為主的傳記式電影,飾演主人翁的演員幾乎成了電影成功與否最大的關鍵, 加上導演說故事的功力也只能算是普普,把一個那麼精彩的人物刻畫的如此平庸,所以我給這部電影二棵菜。


★評分標準

五棵菜~營養又好吃

四棵菜~營養,但不見得好吃

三棵菜~能填飽肚子,但不見得營養

二棵菜~既填不飽肚子,營養又不夠

一棵菜:不是我的菜,但或許會是你的菜

★蔡燦得電影節目【 飛碟得電影世界 】@飛碟電台Fm92.1/每週日17:00~19:00

Advertisement
蔡燦得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