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推薦與關說

上周與老同學們參加了大學同學小嘉的兒子婚禮,環顧四週,不知是同學們顯老,還是我老不修,怎麼同年齡的他們看起來越來越像我爸!

這是同學們第二次參加小嘉的家族喜事;第一回他結婚,我們去了一大堆人;現在湊湊,一桌;等孫子結婚,可能有些人就不克前往了。小嘉從小就是冷笑話高手、新聞人話又特多,這回擔任主婚人,他說「三十年前我結婚,來賓當著我臉上開了一炮,隔年就有了兒子…」新娘家長潛心修佛、主桌還有一出家人,冷得臉上毫無表情….。

小嘉的人生代表我們這代的情緒,軍公教家庭長大、考上中廣當起公務員,結婚、生子、買房、努力工作一輩子,終於退休。培養小孩國立大學畢業,找到竹科的工作,就業之後發現,咦?薪水怎麼跟老爸當年剛出社會一樣?三十年來居然毫無變化!

小嘉的兒子住在他家對門,爸爸買房、租給兒子,都在桃園。去桃園喝喜酒的路上,想起三十年前在龍潭當兵的往事,一代代孩子大了,但桃園市容沒變、處處鐵皮屋,鐵皮屋儼然成為台灣基本建材,我們已經習慣「小富即安」,幫自己、幫孩子存點小錢,有空追追黃色小鴨、看圓仔,對外來刺激很有熱情,卻對居家環境的醜陋視而不見,難怪,三十年來各地仍是鐵皮屋城市。市容不變、薪水不變,想到前途,不知道能有什麼變化。

經過林口時,看到新市鎮,還有電視台在當地闢建影棚,似乎很有起色。只是同時間大陸萬達集團投資數百億元人民幣在青島蓋影城,要做就大做,連好萊塢大明星李奧納多、妮可基曼等人都去捧場,立刻顯得林口區區數棟影棚規模小了點。

我是個小製作人,得過些獎、算不上什麼,一直有人找我寫推薦信申請美國大學,我都當作關說,差不多寫寫就好。等女兒要申請大學,託人寫推薦信,才發現推薦信不是關說,受邀寫信的教授約談女兒好多次、也跟我們談了,全面了解女兒、確定她的讀書目標與想法後,才慎重下筆推薦,態度上很仔細,跟我的「關說推薦信」完全不同。

想來台灣可能也像我一樣,把推薦當關說、把關說當關心,大家一起忽悠了三十年。當然每個人都很努力,因為我們的國民儲蓄率全球名列前茅,可是總這樣賴活著,追求小小的幸福,等下一個三十年過去,進步還是不大。

聊完天吃完飯,跟長得像我爸的同學們說再會。我想,應該是從事的行業不同,讓我的心境始終不老。只是風一吹,怎麼已經有點秋意涼颼颼了!

《本文出自今周刊》

Tags :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