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很有單一性的「兩性」

Share

其實,我是很不擅長所謂「兩性」的所有相關議題,包括寫出一篇長達一千字的探討兩性的文章,我用「長達」這個字眼,想必是會引來許多作家的不屑或嘲笑,因為對於專業的作家來說,一千字只是像寫便利貼那樣輕而易舉,更何況,有時文章精彩與否,往往與字數無關。我對兩性張著嘴講不出話,一方面渴望寫出精闢之作,一方面自嘲自己還真沒什麼好講的,我覺得那是兩個生物之間爽或不爽的事情,但是,是一個生物的因果論。

Advertisement

於是我開始寫這篇打從一開始我就想寫的文字,鼓起勇氣的寫。

好吧!我一直認為,到現在這個你我活著的節骨眼,也沒有所謂定義分明的「兩性」,沒有「男的」怎樣,「女的」怎樣,我們是同一個性別、同樣的需求、同樣的職責、同樣的疑惑,在很多層面滿足不了自己的期許或幻想後,適度的搬出性別差異掩飾一些尷尬。常常,兩性相處議題演變成「自傳」(或是自我靠杯)、自我檢討(自怨自艾),說到最後,這似乎是自己和自己的糾纏,個體意識。我嘗試過把兩性生活中所有的問題濃縮成一個人的,結果也說的通!天阿!這真是冷僻的藝術,一加一等於一!於是這種藝術擺滿了各大書局的書櫃,我至今匪夷所思,大家瘋狂尋找這不合理的公式出處及演化過程,像殭屍尋找活人一樣吞食慾望師奶的經驗,但答案在自己腦裡,你那熱呼呼蹦跳的腦中,這是「你」(我)跟「你」(我)的腦之間的事情。

我我我我我我我!

兩性變成了「我」,我可以想像現在撻伐聲四起,但是,別鬧了,每個人都是這樣。

我真的受不了他這樣…

我不能接受他早出晚歸…

我不能接受他的放浪形骸…

我不能接受他是雙性戀…

如果我們能力有限又常看到哭哭啼啼的人拿感情當飯後文章,親如兄弟姐妹之友人,你最後送他的箴言還是區區一句激不起任何漣漪的「保重」,到頭來,這是自己與自己的糾纏(又講了一次),乍看之下是兩人的事,但深究後這仍然是自己的選擇,每一個接受與否的決定都是自己的,每一句話都是自己吐出的,基本上,我們策劃了整齣喜劇或悲劇,亦或淡雅小品。真巧,你又剛好是戲中「唯一」的主角(有鑒於在感情裡我們鮮少策劃另一方的劇本),你得維持演員特色,才不讓這齣戲下檔後,覺得一無所有。

讓我聯想,所有的電影由主角逐一環節的運作連結到不同的結局,等不流行哭的時候,最終幕或許變成遠景拍攝的背影,主題曲巧巧落下。然而我也很遺憾我常常寫出試圖干擾閱讀者的文字,並深深感到抱歉,要我寫「兩性」,很多時候我痛苦萬分,因為這個小宇宙有太多不可控制的因素,時時刻刻在誘發事件、思想、大量的私定規則,而每一種都可行,每一種都在不同的基礎上各自蓬勃的發展,寫下一種,似乎承認了一種或否認了一種,但誰有資格判斷?這60億生物,是個體,所有你認定的故事邏輯,請乘上60億才是總貌,掌控自己,然後大家各自保重。

(圖:怡良亂畫畫)

Advertisement
艾怡良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