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不偉大的國慶日

上週去上海宣傳舞台劇「短波」,每次與同台的旅美聲樂家田浩江老師見面,少不得聊聊過去。他生在北京軍隊大院,我生在嘉義眷村,我們都在封閉環境裡隨著歲月進入開放的年代;我上台北、進入電視圈,大開眼界;他去了紐約,上舞台唱起歌劇,眼界大開。在舞台上下聊著兩岸異同與禁忌,著實有趣。

以國慶為例,今年大家除了忙著看馬王相視而笑,似乎已經沒有意義。想當年國慶可是一等一了不起的大事,嘉義街頭張燈結綵搭牌樓,處處華麗,真有「光輝十月」的感受。大家一同看蔣公上電視發表國慶文告,他的腔調太重,照例一個字都聽不懂,但沒人有意見。

晚上眾人擠在大街上看嘉義的夜間花車遊行,我的哥哥姊姊穿上校服跟著學校走上一圈,只記得每次遠遠看到哥哥姊姊衣著整齊的邁步,心裡只有一個想法,「怎麼跟家裡不一樣?」

現在眾人對待國慶的「規格」也不一樣了,以前學生遊行還要排字,現在學生也參加遊行,只是外加砸鞋子。在各種抗爭與政爭當中,人民逐漸理解「偉大的領袖」已經不可能,更沒有所謂「萬能的政府」,行政院長不能施政報告、政府照樣可以運作;立法院不能開議通過法案,也沒人在乎;外賓來訪看到空蕩蕩的議場,我們還可以說,台灣民主沒有少數服從多數這一套、都靠協商….。

國慶日罵罵政府也沒什麼不好,網友們出出氣,內心也平衡了,畢竟台灣的住房、教育、醫療條件都不算差,買不起房可以便宜租屋、教育改革幾乎讓人人上大學、而健保不必擔心沒錢看病,這三大政策讓年輕人可以過著小確幸的生活,只是不知道可以維持多久?而年輕人想平地起高樓的時代也隨著”偉大的政府”消失不見了。

我不知道失去了偉大的政府之後,到底我們能不能夠成為偉大的人民。在這個沒有英雄的年代,媒體逐漸坐大,從第四權儼然變成了第一權,透過鏡頭刻意放大網友的意見,讓原本只想出出氣的網友成為某種意見領袖,接著各方名嘴都想當英雄,發現只要言論越激烈,越能上版面,於是反過來用言論控制媒體,只要敢說,就能引來關注。

看著越來越不偉大的十月,忽然想起當時10月底的蔣公誕辰最經典,那時蔣公還在,我們進禮堂對著蔣總統照片鞠躬、遠距離拜壽,然後一人拿一顆壽桃。假如現在總統過生日想找學生鞠躬發壽桃,除非在北韓。幾十年的變化,真是不可思議!以前那時代努力賺錢養家,但真的努力賺了些錢又進入了”仇富”的年代!張燈結綵的國慶多封建呀!群鞋飛舞的國慶多OO呀!中間的字你自己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