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殭屍】為愛癡狂

我以為是恐怖片。結果我一個人在電影院裡面哭得要死。

劇情中有關本片的殭屍之所以成為殭屍的設定,讓我想起了我「非常不想離別」的某次經驗。那個時候我正在拍的古裝劇,不知為何拍了比正常戲劇的拍攝期還要久很多。加上大家感情都很好,所以我一直很不想殺青。

但該來的總是會來,戲總有殺青的那天。結果當導演一宣佈殺青了,劇組同仁們照例的歡呼與拍照留念,只有我一個人坐在地上大哭。哭到大家都過來安慰我,我還是大哭不止。

那個時候我十歲。已經拍了五年的廣告、演了五年的戲。像這種在短時間內要「加入一個陌生團隊、花時間培養感情、離開」的生活也已經五年。上帝保佑,每一次的工作團隊我都很喜歡,也因此每一次的離別我都很難過。但我總是笑著和大家說再見,雖然我知道其實很難再見,而且就算再見,一切也都不會一樣了。

那一次坐在地上大哭的時候,我想著的是「我再也不要這麼難過了」。那是我第一次哭著離開,也是最後一次。我好像把這一生所有與離別有關的眼淚都哭完了似的,從此再也沒有因為分離而掉過淚。

我好像失去了捨不得的能力。我不再會「不想離開」任何一個地方、任何一個團體、或是任何一個人。

【殭屍】裡的梅姨捨不得冬叔,冬叔捨不得人世,阿鳳捨不得2442,燕叔捨不得小白,阿友捨不得他的爸爸,小豪捨不得他的家。但我已經沒有「捨不得」了。我不會捨不得了。

我知道很多人與我一樣都早已失去捨不得的能力,而且一點也不想意識到它究竟在哪個地方,還拾不拾得回來。我們冷靜的看待生命的起承轉合,然後批判那些讓自己深陷情緒而無法自拔的情與事。

然而我們卻無法否認,那些人們為了「捨不得」而做出的許多讓人悲傷的事,才會讓這世界在愈來愈殘破崩壞的人性道德裡依然美麗。

有的時候看社會新聞,看到那些因為無法接受,而伴屍渡日的故事,我總是覺得好美。究竟是有多愛,才會那麼的不想分開?究竟有多不想離別,所以願意犧牲那麼多? 連冤魂怨靈也無法忘卻的,是曾經那麼真摯的愛,與愛極了的恨。

為愛,究竟可以多癡狂?

【殭屍】把人類這種「捨不得」的執念描寫得既變態又瘋狂、既哀傷卻又讓人心嚮往之。

我以為是恐怖片,後來發現它讓人覺得恐怖的地方,並不在於鬼魅的出沒,或是殭屍的成形。它讓人打從心底覺得寒冷的,是愛。是為了愛的這些癡狂。是人性中最難以駕馭的,捨不得。這一切讓【殭屍】,好美。

我在戲院裡哭個不停,因為屬於我的這般美麗,已經沒有了。


★電影簡評:

【殭屍】 Rigor Mortis/香港/上映: 2013-11-08

電影裡有鬼、有怨靈、有殭屍、有道士,但是如果所謂「鬼片」就是有鬼會突然跑出來嚇觀眾一跳的那種的話,那本片就並非「鬼片」。所以千萬別期待看到典型香港的鬼片,但【殭屍】肯定可以給予觀眾比這種「嚇一跳」的效果更多更大的滿足。

視覺特效的部份相當有品味。把香港獨有的陰暗與變態氛圍,和日式血腥暴力結合的恰到好處。在眾多耍弄恐怖美學的現代作品中,依然能顯出特別的才華。即使內容你不買單,但是在美學的表現上,我相信還是會滿足大部份喜歡鬼魅氛圍的觀眾的。

劇情挺迂迴,需要花點耐心細細閱讀,才能在編劇特意安排讓人有不同解讀的結局部份,參與一下邏輯思考的遊戲。

最後,雖然因為個人喜好,當時我並未參與到香港殭屍片盛行的電影熱潮,但是在片尾看見「林正英」與「許冠英」的名字,我還是大大感動了。本片因為據說在劇中拍到了真正的鬼(那段我真的沒時間注意傳說中後面的那個門),以及在台灣上映日期和上述兩位前輩的忌日同一天,話題性十足之外,向前輩致敬,與緬懷當年香港電影盛況的心意,來自本片這位歌手、演員出身的年輕導演,誠意與意義十足。我給本片四棵菜。


★評分標準

五棵菜~營養又好吃

四棵菜~營養,但不見得好吃

三棵菜~能填飽肚子,但不見得營養

二棵菜~既填不飽肚子,營養又不夠

一棵菜:不是我的菜,但或許會是你的菜

★蔡燦得電影節目【 飛碟得電影世界 】@飛碟電台Fm92.1/每週日17:00~1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