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女人心事

聽到「離開我」,想著的是要在煎熬中救贖自己最後一抹尊嚴。電話,刪除,消息,不聽,味道,掩蓋,照片,丟棄。懂事和驕傲,不能成為幼稚和無知。

那天,揪著心。

夜晚,開著車子,連打方向燈的聲息都是雜音。

紅燈,按下CD鍵。

「曾經我也痛過我也恨過怨過放棄過/在自己的房間裡覺得幸福遺棄我/如果沒有分離背叛的醜陋/怎麼算是真愛過」

很久沒聽到的一首歌,陶晶瑩的「女人心事。」

腦子頓時沉靜,往事歷歷。

那是8年前她唱的歌曲。我還記得那一場記者會,她把大家嚇了一跳,那首「女人心事」MV在現場首播,她和當時還是她男友的李李仁一起演出,大方自然的公開戀情。

好幸福的畫面,坐在圓桌角落的我,眼角溼了。

我的淚水有好多情緒,當時已經認識陶子多年,知道她感情的起起落落,悲悲喜喜,曾經有一段時光,我半夜會接到她電話,她有時憤慨,有時感傷,有時開懷,有時哭泣。

她說我聽,我旁邊的男人不會出聲音,是的,我們聊的是女人心事,她不是明星,我不是記者,沒有設防,沒有入侵。

後來她遇到了李李仁,他們極其珍惜彼此,堅信真愛無敵。

而我的感情卻在那段時期瓦解崩離。

「太委曲」,常常把這首歌聽得仔細,深夜把頭埋在枕頭裡,想著是歌詞的最後那兩句:「寧願清醒忍痛地放棄你/也不在愛的夢中委曲自己。」

聽到「離開我」,想著的是要在煎熬中救贖自己最後一抹尊嚴。電話,刪除,消息,不聽,味道,掩蓋,照片,丟棄。懂事和驕傲,不能成為幼稚和無知。

「Blue」,我最喜歡她的那首歌曲。每每聽到那幾句,總要跟著嘶吼的跟著揚起:「是誰走錯了一步誰又能不後悔/只是/痛心的/失心的/狠心的/再難挽回。」

是這些歌曲陪伴著我疲憊的身軀,失魂的心靈,一點一滴的殘喘前進。

有時候是一點兒都沒辦法跨出去的,任由阻塞拗直的腦子停留在過去,生病,一再生病,無藥可醫,什麼都不在意。

在那最低落的那些日子,陶子偶爾適時捎來關心。忘了是什麼原由,有一天深夜她約了我在信義誠品,Cafe打烊了,我們轉到書店的看書區,坐在那張木頭座椅的公共區域,她話語帶著安慰,我點著頭傾聽,我們淡淡笑笑著,知道傷心終會過去。

那一年春節,我在上海朋友家被拉布拉多犬撲上前狠咬臉頰一口,身心俱疲到面對毀容危機也沒反應。陶子打電話來拜年,我們聊了一陣子,我如常般的說出被狗咬的事,她先是大驚,聽完整個過程後笑個不停。

「把這故事寫下來吧,好有趣。」她說。

「誰要看啊?」我回她。那篇七千多字的文章,後來得到不少迴響,啟動我抒寫故事的源頭意念。

前陣子李李仁得了金鐘獎,我傳簡訊給陶子,「恭喜李太!」她立即回了我好幾個喜極而泣的圖案,然後寫著:「很開心,真的。」

幸福是不會自己溜走的,如果你好好把握珍惜。

「請你試著相信一愛再愛/不要低下頭/別怕青春消失就不信單純的美夢。」握著方向盤的我,心亂如麻的情緒,在聽到她低吟的歌聲之後,緩緩平靜。

「女人心事」,我們都需要女生和女生之間才懂的愛的溫暖和鼓勵。

本文出自中國時報 〈三少四壯〉專欄

Tags : 專題報導
趙雅芬
初老熟女,曾任職中國時報很多很多年,外界通稱前資深媒體人,現職為娛樂產業新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