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饅頭與包子

不知道饅頭和包子,當年結伴從中國渡海來到日本時,在自我介紹時到底誰掛錯了名牌,或者理解與轉述的人一時沒理清,以至於現在日本人所稱的饅頭,其實並不是我們所認知的饅頭,而是包子。至於饅頭,則變成日本人難以理解的一種存在。

豆沙包也好肉包也好,凡是有包餡的,無論甜鹹,我們都管叫包子。但日本人則全稱為饅頭。包肉的就叫「肉饅」,包豆沙的就是「豆沙饅」。溫泉鄉裡常會見到的土產,盒子上寫著黑糖溫泉饅頭,當然也就不是我們的饅頭,而是黑糖豆沙小包。想一想,日本人現在真正會用到「包」這個字,並且確確實實指的是我們所認知的包子,大概就是去吃小籠包的時候了。

跟前陣子剛認識的日本朋友小村提起這件事時,他有點驚訝。因為他活了三十多年,一直認為便利商店賣的肉饅和豆沙饅是從華人世界來的食物。完全沒想過我們其實不是叫它們饅頭,而是包子。

「那麼饅頭的本尊到底是什麼呢?」他忍不住想釐清真相地問我,我也就簡單地解釋了一下堂堂正正的饅頭,應該是長得什麼模樣。小村聽了以後,又拋出一連串的追問:「什麼餡都沒有?就這樣吃?不沾什麼醬嗎?那不就是麵包嗎?」我解釋道:「不不不,不是麵包。饅頭比麵包更樸素,不必沾醬,因為本身擀麵時就會加一點砂糖。喔,也有的大白饅頭是沒有甜味的,但吃起來也有香味……我最喜歡吃饅頭夾蛋,而且要是蔥花蛋!」只見小村皺了皺眉,顯然陷入了另外一種層次的困惑。

小村之所以想搞清楚,是因為他是個糕點師傅。平常做的多是日式麵包糕點,偶爾也想嘗試做做看多國籍的食物。一個多星期以後,小村很興奮地在LINE上告訴我,他試著做了小饅頭喔!他傳來照片給我看,他所謂的小饅頭一字排開,有各種顏色,形狀不是方的也不是圓的,倒像是蒙布朗的圓錐外形,甚至還有心型的。

小村解釋:「不好意思,為了符合日本人的喜好,造型做了一點改變。口味上也做出日本人會喜歡的抹茶、巧克力和焦糖。」

過幾天,小村拿了他的小饅頭來請我吃,我在稱讚之餘,最後還是忍不住說,對我來說這些還是比較像是糕點,不是饅頭耶。小村搔頭問:「真正的饅頭,不覺得單調嗎?」我回答:「不會啊!」覺得單調,就夾蔥花蛋嘛,你要塗花生醬也沒人反對。但我覺得什麼都不加的饅頭,其實就有著它純粹的口感美味。

饅頭有自己的路要走,並不需要太多外在的添加贅飾。那種從清淡至極中吃出來的內在美味,其實也是日本人常說的「大人味」。成為一個健全的好饅頭,跟人一樣,可不是外表看起來那麼簡單的呢。

張維中

旅日作家。在新潮城市中保存雋永情調;在老舊下町裡釀造新鮮模樣。出版作品有小說《戀愛成就》,旅遊隨筆《東京,半日慢行》,散文《東京模樣》等書。


官方網站http://weizhongzh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