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蕭敬騰 選秀素人成歌王

蕭敬騰是今年的新科金曲歌王,首屆《超級星光大道》的參賽者中,紅的不只他一個,但贏得此項殊榮,他拔了頭籌。從當年半途闖進選秀節目踢館的素人,到受邀擔任對岸同性質節目的導師,這中間不過才隔了6年。在歌壇,蕭敬騰一直是充滿反差的存在:身子瘦瘦小小,嗓子卻充滿渾厚共鳴;沉默時接近木然,登台立刻化身視覺系歌手。經紀人回想初見蕭敬騰的景象:「全身黑搭配一雙白皮鞋,我講100句話,他只回兩句,卻激發出無限幻想空間。」做音樂,他有一出手就是主打的絕對信心;做造型,哪個台灣男歌手像他,穿得如何華麗都有質感。他有天王的架式,但沒有大牌的架子,無論音樂或造型,從來不重複自己。嘗試多種曲風之後,蕭敬騰直言台灣流行音樂需要純粹簡單的力量。人們著迷於他飆高音的炫技,而他的心願則是讓時代做證人,督促自己創造出後世傳唱的經典歌曲。


GQ:今年初你的演唱會名稱,取名為「有一種精神叫做蕭敬騰」,給人一種很堅定的感覺,你想要傳達的精神是什麼?

蕭敬騰:愛與和平吧,愛與和平是跟著人走,我希望每件事情都能夠朝著這兩個方向進行,然後去影響身邊的人,還有簡單,所有的事物盡量單純一點,因為我覺得這個世界太複雜,包括做音樂。


GQ:做音樂很複雜,怎麼說?

蕭敬騰:以前音樂都很有規律,比方說張學友、張信哲的年代,再早的就更不用說了,現在台灣音樂有一個奇特的現象,雖然大家說台灣是流行音樂中心,但事實上,我們的音樂並沒有變成亞洲主流,很可惜。台灣人什麼音樂都聽,從歐美、日本到韓國,接受度非常高,反觀中文歌卻沒有人聽,我們的流行音樂幾乎出不去,偏偏在台灣出唱片相當容易,各種型態的藝人都想嘗試當歌手的感覺,這形成一種不良循環,而觀眾支不支持,完全取決於音樂人製作音樂的態度。小時候我們都是為了聽歌而聽歌,現在是因為某個人而聽歌,音樂被擺在第二順位,如果藝人本身夠討喜,唱功不需要太紮實,就有機會發片。


GQ:面對這樣的狀況,你在製作音樂的時候,想必會有一些堅持。

蕭敬騰:我出第一張專輯的時候走偶像路線,包裝得乾乾淨淨,像個孩子一樣,其實和我真正喜歡的東西很不一樣,那種形象大概只能吸引國中生吧!自己看到都倒抽一口氣,自己不敢面對,怎麼會推薦給認識的人?自己都沒有信心,怎麼去發揚?不過那時候是新人,以公司的意見為主,但誰沒有過去?至少現在能做自己想要的音樂。我希望表現的音樂模式, 最初是一個Band,接著是全創作路線,但唱片公司有不同的考量。說實話,在音樂製作方面,我到現在都還在努力和唱片公司拉鋸,上一張專輯《以愛之名》,自己已經可以掌握到60%,發揮的空間比以前大,而且在編曲、配唱和唱法等部分,完全沒有人干涉,後來得了金曲獎,也代表我的堅持是對的。我一直希望作品裡保有自己的性格,一種屬於蕭敬騰的模式。像Bruno Mars、Adele那樣個性鮮明、夠純粹,不需要繁複的堆砌,我就是我,你就是你,自然會吸引樂迷。或許我做不到每一個人都喜歡,但至少要讓自己舒服,最糟糕的是我做得不情願,放到市場上,大家也不喜歡。

完整文章


延伸閱讀:

男性雜誌史上第一次 GQ舉辦【風格男人影展】

蘿西杭亭頓和《格雷的五十道陰影》男主角上演超限制級激情戲

保羅沃克紀念影片出爐!《玩命關頭7》確定停拍

回顧保羅沃克Paul Walker歷年帥氣Look

原來”貝帥”貝克漢不是一開始就帥…

GQ
GQ官方網站:http://www.gq.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