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蔡琴:當時,只有臉盆知道我會唱歌

出處:Cheers雜誌108期

文/盧智芳、圖/杜志剛

蔡琴這麼形容自己:「因為理性跟感性都很均衡,所以我很無趣。」接著,她舉了個例子:「連高一老師期末評語都不知道怎麼寫,拿著筆對全班嘆氣:『唉!班上有個人,老師寫不出來。你們覺得蔡琴該怎麼寫?』」

這倒是,蔡琴很難寫。

有一種女人,她不是艷光四射,卻讓人眼光自然而然停駐,難以移開;她不必靠青春特別加持,因為歲月加諸她身上的,只有智慧與韻味。

出道多年,事業走過峰迴路轉;人生歷經婚變、父喪,到自己發現腫瘤、前夫病逝,即使每回都是艱難的風雨,但用「滄桑」兩字形容眼前的蔡琴,顯然並不精準。她穿著白上衣、白長裙、白色高跟鞋,身上沒有任何首飾,說著說著就唱起來,唱著唱著又笑開來。聲音中只有一種過盡千帆後的清爽無礙、從容自在。

選在紀念性的一年推出發燒友們殷殷期盼的「發燒片」,蔡琴這張新專輯有個很美的名字:《愛像一首歌》。我想,這也是對她最好的寫照:她的最愛是歌,她的故事像歌,她的歌,相信也是許多人心目中對愛情最好的詮釋。

唱歌對你真的是老天最好的安排,對不對?(蔡琴點頭:「可以這樣講。」)人生中,你什麼時候發現自己擁有這麼特殊的聲音?

我永遠記得,好像是小學四年級。

我爸媽都愛唱歌,我的聲音跟我爸一樣,又低又厚。我爸講話非常有共鳴,好像這裡(手比胸前)有個音箱一樣。

四年級的某一天,家裡加蓋新的浴室,我一邊用新的臉盆洗臉,一邊唱3歲時我爸教我、我這輩子會的第一首歌「綠島小夜曲」。唱到「在月夜裡搖呀搖」,發現我怎麼可以唱得這麼低,而且盆子變成很好的音箱,很有共鳴。我就這樣對著臉盆唱來回好幾趟,確定一下:「哇!我可以!」

雖然心裡知道了,但並沒有告訴誰。我很討厭會唱歌的人在別人面前表現「他很會」,所以我們班上沒有什麼人知道我會唱歌。他們知道我很會畫畫,全班都以為我以後走的一定是美術路線。

你後來也的確去念美術了,就是因為這樣嗎?

對,但是念大專時,我就去參加歌唱比賽,為了得到那把免費吉他,就……就變成歌手了!

我第一首歌「恰似你的溫柔」就紅了,全世界都震驚。美術老師、音樂老師,所有同學都嚇一跳。誰知道你會唱歌?只有那個臉盆知道。(大笑)

什麼時候,你開始認真思考把「歌手」身分當成職業?

快畢業的時候。念美工4年,我愈來愈紅。本來在班上我還算是前幾名,可是常要去錄影、參加演唱會,慢慢課業有點落後。我比較堅持完美主義,就決定不做美工了。

我當時想學的是珠寶設計,但就算做設計,我想我大概也會做一輩子,跟唱歌一樣。

關於人生,或是如何讓自己快樂,現在你有沒有不一樣的想法?

有些地方我沒變。除了訪問、拍照,我可以完全不化妝,穿著拖鞋走在路上,即使大家看到我會說:「哇!蔡琴哩!」

但有件事跟以前很不同。從第1年到第18年,我都很在乎別人了不了解我,但從黑暗期開始,我充實自己,走出來之後,我覺得我根本不在乎人家了不了解我了。而且相反的是,我一點都不希望人家來探討我,我覺得,大家只要聽我的歌就好!

延伸閱讀:

成功不必在台北!4個新解方,告別窮忙人生

最好的投資是「你自己」!遠離窮忙的5個好習慣

這才是人生!一個都市白領的花蓮生活手記

王文華:一邊戀愛一邊玩樂,工作表現會更好

生氣是健康的?處理憤怒的5大錯誤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Cheers雜誌網站》。http://www.cheers.com.tw/

※本文由Cheers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Tags :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