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Paris 人生可以 最美好的時候

那是一個沒有預期的開始。

站在那片完全陌生卻擁有百年歷史石塊鋪成的土地上,

我的自卑從天而降;

覺得自己好土喔! 光從遠方看一個女生,

「怎麼可以 走路這麼有型⋯⋯」

「 她們好瘦!身上穿著看似隨性,一舉手一投足,

不管任何動作,就是優雅⋯⋯」

我無法停止我的目光,就想一直注視著她們⋯⋯

從小,我不是一個會去期待自己長大會變成什麼樣子的女生?

我是一個對自己完全沒有概念的人?

我是一個隨風而飄,就這樣唸書,雖然覺得自己很聰明,一路唸的也都是名校,但老覺得學了這些,到底要幹嘛?

我沒有什麼夢想?

對當一個女生也沒有概念?

從小就和男生玩 ,沒有那種girly、玩洋娃娃的女朋友,周圍沒有一個女生的榜樣,媽媽又是個嚴格的女強人,她的裝扮就是套裝、正式的business woman,念書的女同學,都是書呆子,沒有人可以去聊很內心,去討論指甲、高跟鞋、打扮、漂不漂亮, 之後開始唱歌,樂手也都是男生⋯⋯ 身旁沒有任何會談心的女生朋友,到20多歲都沒有這樣的朋友,我應該是非常晚發育成為一個女人的女人⋯⋯

像出道的時候,專輯的造型,高跟鞋我不要、裙子我不要、化妝就只要淡妝、頭髮不能鬈,沒有蝴蝶結、蕾絲,所有女性化的裝扮⋯⋯

可能內心會去羨慕其他女生,

但表面會毫不理會、毫不在乎,

覺得,那不是我的世界!

記得,一開始的時候,我就是中性,是一個只想穿牛仔褲、T-shirt,一個rocker、像個tomboy;完全對高跟鞋、對口紅、對顏色、對花紋,所謂女生應該有的,都非常非常的排斥,一種連美國派都稱不上的style,儼然一個可想而知的創作歌手,穿著上不需要花太多工夫,我什麼都不需要,打扮更不是生活中什麼重要的事,再加上那時大家給我的一個封號「女伍佰」,也沒有覺得如何,只是沒想過一個女生剛出道會被冠上這樣的稱呼;而想到的只是:

原來,大家是這樣子看我!

但當時的我沒有任何條件去和其他人比較,也沒有另外的東西可以炫耀。

於是,我把自己女人的那個部分藏了起來,除了用音樂,去和別人溝通,只想普普通通的做一個創作歌手。

不過,那也是年輕的時候,只想得到理想,並不會想到,除了你的音樂,其實你的人、你的穿著、你身體的肢體語言、你說話的聲音, 其實,都會影響一個人對你的那種感覺。

不知不覺,改變,是從愛上高跟鞋以後……

出道時「女伍佰」的封號,雖然沒覺得太怎麼樣,但這樣好像被宣判自己是個男的,內心還是有小小受傷的,於是,也會想著可以怎麼改變,但當下是很難的。

到了第二張專輯《記念》,換了造型師方綺倫,小倫姊不會去管我不想穿什麼、不愛什麼,她用她的專業,覺得我的音樂到我的人,應該如何去塑造,我就被迫著,穿上有跟的靴子、套上裙子,融入一些些女性特質的打扮,就這樣在心態上,開始無法排斥的漸漸改變。



真正不一樣是《陌生人》專輯,在造型上,甚至會投資自己去買高跟鞋,才意識到原來高一點,自己會比較有自信,當愛上時,無論如何,一定要有一定的高度,尤其站在舞台上,我才是蔡健雅。

從此它變成生活的一部分,不管穿得多邋遢,腳上還是要蹬著一雙高跟鞋,每次總愛和朋友開玩笑,上面的空氣比下面新鮮噢!

而且也才發現我穿高跟鞋,不費力,還滿會平衡的,每次聽到人家說高跟鞋很難穿,我會很挑戰的說:「我就穿給你看、我可以跑給你看、我還能跳繩給你看,給我什麼高跟鞋,沒有hold不住的!」

不過,記得,剛開始穿高跟鞋時,有一次在新加坡,和朋友相約去一家還滿高級的餐廳吃飯,特地穿上新買bling bling的細高跟涼鞋,餐廳有個戶外陽台,優雅的走過去感受一下,陽台地板是木頭一塊一塊拼接的,還在開心享受時,鞋跟瞬間活生生卡住,偏偏我的位置就在正中央,旁邊都是一桌一桌的圓桌坐滿人,所有人是環繞注視著我,所以我完全不可能把鞋脫掉,只好繼續笑著臉,站得直挺挺的,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同時趕快call朋友,要她立刻出現,她一到,一臉的驚恐:發生什麼事⋯⋯發生什麼事⋯⋯我面不改色的,要她,一定要低調的幫我把鞋拔出來。

慢慢的,從高跟鞋,然後去了巴黎⋯⋯

看了巴黎女人,整個城市,滿街的石子路,她們仍然一雙雙的高跟鞋,絲毫不費力的,們不管做什麼事情,即使只是講話,甚至很慵懶坐下的時候,還是那麼優雅,妳會反射回妳自己:為什麼我感覺我就是那麼「抽露」(粗魯)?



走在街上,那些女人,更別說是那些正在長大的小女孩,最基本的,她們的眼神、表情還是舉手投足,都讓我訝異的不知所措⋯⋯

彷彿我是一頭大笨象!

來來往往穿梭的,會讓妳突然間自覺到,原來我是一個多不在乎自己,隨性到那種已經把自己都搞丟、弄不見⋯⋯

那些我以為不會發生在我生命中的,那些,最美好的事物出現了!

把妳的派 Banana Nut Tart



派皮材料:(2個派的分量)

麵粉 225g

糖 2湯匙

冷奶油 120g

蛋 1顆

內餡材料:(杏仁蛋糕Frangipane)

杏仁粉 50g

室溫奶油 56g

糖 50g

蛋 1顆

麵粉 2茶匙

鹽 少許

香草精 1/8茶匙

(以上分量是1 cup的餡)



其他的材料:

榛果醬 3∼4湯匙

香蕉 1根(切成1cm片狀)

榛果 1把(先行烤過,把皮去掉,剁成粗顆粒。烘烤堅果類

的溫度 180℃,大約烤8∼10分鐘。)

派皮作法:



麵粉、糖、鹽放入大碗,攪拌均勻後,冷卻的牛油刨成絲,用手指搓成像粗粗的麵包屑,將蛋和2茶匙冷水拌在一起,加入麵粉中,用手揉成軟而不黏的麵糰,形成一顆小球狀,用保鮮膜包住,進冰箱冷藏至少1小時。

內餡作法:

奶油、糖放入攪拌器,用中快速度打2分鐘,直到牛油變淺黃色,加入杏仁粉,再打1分鐘,這時有可能餡會沈澱在下面,所以,需從下方攪拌上來,確保完全均勻;速度再降至低速,加入麵粉、香草精、鹽,繼續攪拌勻勻。

把妳的派作法:

接下來,要開始建構整個派,此派為free style rustic,是不需放入派盤的,可自由發揮形狀



先預熱烤箱 200℃。

將派皮平,中間放上一層厚厚的杏仁蛋糕餡,然後,再往上疊鋪一層香蕉片,穿插榛果、榛果醬,依此順序一層一層疊疊樂,差不多三層的高度,在最後一層是香蕉,餡要盡量維持在中間的位置,之後,沿著餡,將外圍的派皮陸續往內摺,要確定有包覆固定住,否則烘烤的時候,會容易掀開,用蛋黃加一點水,刷一下派皮表層,烤完時會變金黃色,也可灑些出顆粒的糖,放入烤箱30分鐘,但仍需觀察一下,直到派皮呈現至金黃色,可取出,5分鐘冷卻,即可食用。

本文出自《TANYA的做作派》布克文化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想看更多到讀冊】

Tags :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