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男人!?

保護色,我是一個保護色很強的女生。

真正要讓我可以在他面前顯現脆弱的男人,很困難,也很難找到,因為我會覺得時時刻刻都要保護自己,即使在最親密的那段時光,我不想讓對方知道我有多在乎。

這幾年一個人在台灣生活打拚,必須帶著適者生存的戰士精神,從零開始,我知道我要很努力,我若幫不了我自己;沒有人可以幫我,沒有任何的寄託、依賴在其他人身上,要做的事太多了,sorry,我很忙⋯⋯無法有多餘的時間去對著一個男人撒嬌、討好。

久而久之,單身習慣,沒有男人,就找其他事娛樂自己,當發現那個東西時,會覺得有那個東西就夠了。

基本上,我很會看穿人;若你是一個膚淺的人。

但我需要的是,一個可以和我談心的對象,討論世界、時事,有自己的觀點,儘管有爭論,還是會站住自己的立場,彼此之間可以溝通,不會去覺得因為在一起,女生就必須只能附和,若太有想法,就是一種強勢⋯⋯

找一個男人,他不珍惜你,又或許他的條件不符合你的生活、節奏,兩個人的天平是不平衡的,就無需花時間去遷就。若這個人的出現不是一個會讓我「融化在膝蓋……」的對象,可能又會讓自己崩潰!



我也曾經扮演過小女人……

偏偏我其實是一個強勢的大女人,那段戀愛的過程卻是將我的自信完全摧毀,經歷過之後,會更清楚若遇到的、感受到的是對方不懂得珍惜我,我不用花太多時間委屈自己。我可以去買一個名牌包,讓自己開心,這包至少會在我的身旁、買雙高跟鞋⋯⋯這些至少可以取悅我,儘管信用卡刷爆,錢可以再賺,但你不會花那個「心」;因為「心」一旦破碎,很難收拾⋯⋯

但我仍然期待愛……

也曾不由自主愛上一個人,沒有任何心理準備的狀態,深深著迷,整個世界圍繞著他,幾近迷戀的,不惜代價與全世界反抗⋯⋯

慘不忍賭的曾經,分手後好多年走不出來,療癒好長的一段時間,於是,盡可能選擇不去進入那個狀態,不想讓自己再掉入那樣的痛。

離開之後,我完全封閉,與世界脫節,只有寄託音樂,每天只為了他寫歌,寫的歌完全都是那段感情。

做完那整張唱片,出了關於他的一張專輯。



終於,我可以放下了!

本文出自《TANYA的做作派》布克文化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想看更多到讀冊】

Tags :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