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白日夢冒險王】不騎著白馬的王子還能拯救公主嗎?

有的時候大家會嘲笑的互問:『到底以前沒手機的時候,我們都是怎麼打發時間的?』,然後人手一機的大家邊低著頭邊笑著說:『真的…』。

話題就通常到此為止,因為大家真的沒心思去想答案,都正忙著刷手機。

時代的改變是必然,在低著頭的時候,我們都沒意識到有多少曾經被我們視為美好的一些什麼,已經隨著我們在觸控螢幕上的手指,划划划的,划走了。

包括,做白日夢。

智慧型手機廣泛的被使用之前,當我們在等電梯的時候、等車的時候、塞在路上的時候、睡不著的時候、過馬路的時候、看到難看的電影的時候、跟不同國的人一起吃飯的時候,我相信有很多的人,都是做著白日夢的。我也是。

我以前很喜歡看馬路旁的房子。每次坐車的時候,我總是拼命的往屋子裡瞧。看他們的擺設、看他們電視停在哪一台、看他們掛在窗台上的衣物,想,他們是什麼樣的人家,猜著他們的喜怒哀樂。

拍戲的空檔我會拿出我準備的書來閱讀,但很多時候我的焦距是模糊的。我用書當作一個「請勿打擾」的擋箭牌,然後我便可以放心大膽的陷入另外的世界。

那是屬於我的、最私密的、最完美的世界。

我現在還是會隨身帶著書,但我知道在打開書之前通常我會先拿起手機。然後,就很難放下了。

時代的改變淘汰了很多原本我們覺得美好的事物,包括做白日夢的能力,而我其實並沒發現。要不是【白日夢冒險王】裡的白日夢場面真的太惹人發笑,我要到什麼時候才會意識到我正失去的,屬於我的那「最完美的世界」呢?

電影院裡隨著男主角的白日夢,笑聲一波波接續著。裡頭混雜的情緒我相信也有某部分是觀眾在笑著曾經的自己。

在這部片裡如果找到曾經的自己可不是件好事,因為它是一個在向某個生活形態道別,甚至是哀悼的故事。

我有幾個男生朋友看這電影的時候激動不已,不只一個表示其實都哭了。不約而同的。我相當訝異,畢竟以我這個哭點超低的人來說,完全沒看到任何想哭的地方。問他們,他們也支吾說不具體。

當然,我不確定他們是不是看到了「當時的自己」,雖然我的確在電影裡看到了某個時代的男人的樣子。

他們的外表普通,沒有讓人一眼即見的厚片瀏海,也並不是窄身到或許會穿錯妳的外套(甚至妳可能還塞不進他的緊身牛仔褲咧)。他們的舉止不張揚,不會一定得選在影城的電扶梯爬到正中央的時候與妳擁吻,也不會在公眾場合大聲用他的「高見」評論某個膚淺到要命的新聞事件。他們很平凡,很老實。反應不靈光逗不了女孩子,可是從他漲紅的臉和手足無措,妳會發現他是真心的在替妳想。

電影的最後,隨著故事的結束,影像漸漸的模糊。好多曾經我們覺得最美好的那些什麼,也全部失了焦。我的一些男生朋友們也在這個時候默默的流著眼淚。

這個故事裡沒有騎著白馬的王子,我不知道他們是不是看到了曾經的自己。

但是在這部片裡如果真找到曾經的自己可不是件好事,畢竟它就是個在向某種生活形態哀悼的故事啊。

★電影簡評:



【白日夢冒險王】 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美國/ 上映:2013-12-24

改編自1939年刊登於《紐約客雜誌》的短篇故事。故事本身就很動人,看到最後會發現,能把平凡的每一刻做好,成就的就會是永恆。可是這個故事交到 班史提勒 手上,那當然就還是非得來一些「班式印記」。對我來說,並非搞笑,而是「囉唆」。

他的作品其實某部份的特質我還蠻喜歡,總有些小小的精緻與雅痞味,某些自嘲和批判都可以用親切的整體氛圍包裝得讓人不會抗拒。但唯一讓我不耐的,就是他總在「該講的」主線中,加入太多「想講的」支線。譬如,一句話明明可以好好的把它說完,他偏偏要加入一堆暗示、隱喻、形容…等等。所以,一個段落明明五分鐘就可以結束的,他偏偏要加上一堆不知其所以然的耍寶…

我給本片四棵菜,如果不要有那麼多讓人分心的「班式印記」會更好。

★評分標準

五棵菜~營養又好吃

四棵菜~營養,但不見得好吃

三棵菜~能填飽肚子,但不見得營養

二棵菜~既填不飽肚子,營養又不夠

一棵菜:不是我的菜,但或許會是你的菜

★蔡燦得電影節目【 飛碟得電影世界 】@飛碟電台Fm92.1/每週日17:00~1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