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日式跨年

一個新年又跨過了。跨年我沒回台灣,但我認識的日本朋友直紀,卻是年年都會去台北跨年。今年當然也不例外。我應該在市府現場看台北101跨年煙火的次數,不會超過三次,但直紀卻已經有六次的經驗。

我想起直紀曾經跟我談起第一次去台北時,印象最深的倒不是那一年的跨年煙火,而是在街上看見各種寫著「日式〇〇」的招牌。

在日本人眼中,這些冠上日式的店家招牌,十分新鮮有趣。因為有些東西其實本來就是來自日本的,卻還要在前面再多冠上「日式」兩個字。比方日式涮涮鍋或日式壽喜燒。或者,有些來自日本的店家,在日本當然不會特別冠上日式兩字,可來到台灣以後為了標榜和風,店名也變長了。例如,牛角日式炭火燒肉。

在眾多「日式」招牌裡,最令直紀感到好奇的是有些店名,他怎麼看也想不透,到底怎麼樣的標準才能被稱作日式。比如,日式剪髮、日式美體養生會館、日式美學基礎、日式生活雜貨……等字樣的招牌。

他是不懂在台灣反正什麼店名加上「日式」以後,管他賣什麼,好像就高級了一點。要用日本人能理解的方式去解釋的話,就等於他們老愛用很難念的法文音譯日本外來語,當作店名就以為浪漫一點。

每一年我身邊都有一些朋友,會特地飛來日本體驗這裡的跨年。還有另外一群朋友是想來卻來不了的,但即使獃在台灣也依然會進行「日式跨年」。

他們會跟在東京的我們一樣,31日晚上在家裡吃火鍋,看除夕夜的紅白歌合戰。台北市府廣場前什麼歌手出場全不重要,他們跨的年是日式的,因此比較在乎紅隊與白隊,誰是初出場。零點零分,NHK直播的日本寺廟傳來撞擊的新年鐘聲,歡欣起來,好像也跟著跨年了,直到一小時後,看到電視上轉播台北101的跨年煙火,他們才猛然想起,喔,其實現在才跨年。第二天清晨甚至還會去「初詣」拜拜,雖然拜的不是明治神宮,而是行天宮。

想來有趣。在我身邊有哈日族執迷於日式跨年,也有如直紀這樣的日本朋友,迷戀上台式跨年。反正這是個國際村的年代,大家都是地球人,沒人規定你是哪裡人,就不能過另外一個國家的年。自己的年,自己負責。

而我,每一年仍慎重地在東京的神社前迎接新的一年,然後在一小時以後,與臺北的家人聯繫,再跟著親人跨一次年。每一場的倒數計時,都那麼的如履薄冰,都那麼的心存感激。

張維中

旅日作家。在新潮城市中保存雋永情調;在老舊下町裡釀造新鮮模樣。出版作品有小說《戀愛成就》,旅遊隨筆《東京,半日慢行》,散文《東京模樣》等書。


官方網站http://weizhongzh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