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KANO】與你分享的快樂,勝過…?

好朋友偉柏打來,劈頭大吼:『妳看【KANO】了嗎?』,我才說了“有啊”,事實上是連“啊”都還來不及把音發完,他就在電話那頭繼續大吼:『好好看對不對!』,我大笑。

喔感謝上帝,他解救了我!

我很早就看了【KANO】,據說那是第一場比較公開的媒體試片。我去了之後才發現是位置只有九十人的小廳,而其實到場的觀眾並沒有把座位都填滿。

所以看完電影之後我很空虛,因為除了跟一起前去看片的節目製作人之外,我就只跟了站在影廳出口等待大家意見的導演 馬志翔 說了大約連續有一百次的『好好看!』,其他就再也找不到可以讓我發洩興奮之情的對象了,因為大家當時都還沒看過電影。

分享,是多麼令人開心的事情。

我在電影院門口就迫不急待在臉書上發了文。

「『你知道如何種出又大又美的木瓜嗎?』」~【KANO】好好看啊!」

等我走到了停車場上了車,發動之前再看了一眼臉書的回應。這十分鐘左右的時間,我的文除了幾個“讚”之外,底下並沒有任何的留言,我還沾沾自喜的認為這句與木瓜有關的重要對白,一定馬上能引來熱血的討論。

還好媒體好友 鄭偉柏 這通電話解救了我。雖然已經隔了好幾天,我們還是在電話裡聊了好久好久。

分享,是一件很開心的事情,但是在台灣,似乎有比分享還要能讓大家開心的事。

電影裡講了一個曾經發生在寶島台灣的美好故事。故事裡的台灣人、原住民、日本人合組了一支棒球隊,在互相合作共同努力的排除萬難之後,他們代表台灣,拿到了台灣隊伍在甲子園賽事中,最棒的成績。

電影外面發生的事情是,有人抱怨怎麼都是日本人在演、有人生氣為何都講日語、有人質問那到底【賽德克.巴萊】的悲情是怎麼回事呢?有人覺得這絕對不是年輕的 馬志翔 駕馭得了的。根本 魏德聖 導演 操控著吧?這些人說。

電影裡的故事好熱血,好動人。電影都還沒上映呢,電影外的故事卻早就鬧得沸沸揚揚。

電影裡的故事當權的是日本人,大家都得說日語。而不管是哪裡人、母語是什麼早就沒人在乎,大家只當做都是「自己人」的在努力。

電影外的我們不會再有一樣的情況,要在被迫說著日語的台灣,由日本人帶領著原住民、台灣人和日本人一起組隊,去日本打甲子園挑戰日本隊伍了。

我們現在只有我們自己,但怎麼好像比以前還要分裂?

電影裡,所有的隊員在比賽中對著投手喊話:『不要怕,有我們擋著啊!』,真是好感動,團結的力量讓人眼淚停不下來。

終於我知道為什麼。電影外的故事告訴了我答案。

因為我們實在無法團結了。曾幾何時,團結,成了只會在電影裡出現的夢。

與你分享的快樂,究竟會不會勝過一起批評的暢快呢?對我來說,會的,當然會的。所以雖然已經隔了好幾天,我和好友還是在電話裡聊這部電影的美好聊了好久、好久。

然後他要再去看第二次,然後他還已經買好了二十張的預售票。然後我再翻出當時在臉書上的po文。

「『你知道如何種出又大又美的木瓜嗎?』」~【KANO】好好看啊!」

在更多的試片,以及電影正式上映後,這下子底下可多的是激動的回文了。


★電影簡評:

【KANO】KANO/台灣/上映:2014-02-27

別的國家暫且不論,就只講台灣。大部份新導演的第一部作品,風格都會凌駕於作品之上。我們很容易就能說得出哪些新導演的風格是黑色幽默、哪些是走本土小人物、哪些是純情童話風。但是【KANO】的導演 馬志翔 ,是無法在第一時間說出風格來的。因為我們在影片開始的第一個畫面,就陷入在故事裡,一點也沒意識到「電影」的存在。

整部電影的感覺就是「很活」,這是相當難能可貴的。畢竟許多台灣資深導演鏡頭裡的人物也不見得「活」得過來。而【KANO】這些角色,就像活在我們的眼前一樣,真實可愛。

飾演日本教練的 永瀨正敏 與片中所有人、物都能有「火花」似的表演簡直讓人歎為觀止。一場喝醉後在雨中發脾氣的長鏡頭,真會覺得好像連雨、風和那把掉在地上的雨傘都有生命一樣的在與他對戲。除了配樂做得有點太滿了之外,本片所有一切都讓人相當舒服,我給本片五棵菜。


★評分標準

五棵菜~營養又好吃

四棵菜~營養,但不見得好吃

三棵菜~能填飽肚子,但不見得營養

二棵菜~既填不飽肚子,營養又不夠

一棵菜:不是我的菜,但或許會是你的菜

★蔡燦得電影節目【 飛碟得電影世界 】@飛碟電台Fm92.1/每週日17:00~19:00